[2012年一千零一夜第九夜·和未知相遇]

时间:2019-11-02

 今天一早就在家门前捡到奇怪的瓶子。透明素材制作的外壳,里面放着红色
和白色的糖果珠。
  唯一装饰是用细绳系着瓶口,并放在瓶口上的一封信。
  不过,如果这是送给我家的礼物那也太奇怪了。
  我早早就去到了教室,很自然地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不过如果偶然有个早
到的人,那么刚刚的瓶子也许能成为不错的聊天话题呢。
  只是信上说的故事像卖不出去的梦一样。现在的话,也不会有多少人对那样
的故事感兴趣吧。
              首先是信的开头
  「恭贺您。我们是地底帝国技术室。今次您被选中了成为我们的第十次实验
「红白糖果」的运营计划的观察对象。
  如果不感兴趣请扔掉这个瓶子,如果有一点点儿感兴趣的话,请仔细阅读以
下的说明。」
  ……地底帝国?第十次实验?就这么随便因为红色和白色的糖果而命名为「
红白糖果」这样做真的没关系吗?
               继续读下去
  「红白糖果的使用方法。这个糖果在你想使用的情况下,自己吃掉红色的糖
果,然后让对方将白色的糖果吃下去这样互相吃掉的话就能让对方在一定时间内
来听从您下达的一切指令。效果是持续到对方睡觉为止,除此而外不会有任何问
题。」
  哎呀~,大早晨就跑到别人家门前放这样的东西,那个什么的地底帝国难道
就真的那么闲吗?
  听从指令一切指令大概是什么范围?变得像人偶那样任人操纵吗?
  ……算了,这种糖果无视、无视。
  我的学生生活可是很忙碌的啊。
  到最后,直到下午回家的时候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今天早上有拿到过糖果这件
事情了。
  不过因为回到房间时,从皮包里看到装着满满的红白糖果的瓶子后总算记起
了这件事情。
  「红色给自己,白色给对方,大概是这样来着?」
  感觉是这样没错,也可以把信拿出来看一次,不过从平时乱放东西进去的关
系,从皮包里找出来这也太麻烦了。
  「啊~~好麻烦啊。」
                发牢骚
  「什么事情好麻烦啊?」
  声言从前方传来。
  眼睛透过透明的瓶子看到妹妹结羽站在门口那里。
  「啊,没什么。好像刚刚没听到敲门声就有人进来了,我超震抖的。」
  「哥哥的房间就算不关上门也没问题吧。房间也那么乱。」
  仔细地看着结羽、是个今年用比我还高的名次考进学院,让人自豪的妹妹。
  乌黑发亮的黑色短发随意散落在身后,与此相称的柔软的肉体。手和指尖和
手臂都非常细腻。瞳孔反射着清晰可见的绿色。而脚……
  「哥哥你在看什么地方啊?」
  「嗯、哎呀哎呀,真是眼福啊。」
  「所以说你到底在看哪里啊,而且胸部和哥哥相比根本没多大差别吧?」
  唔、头发同样很短而胸部也是同样的程度。
  「……刚有说什么吗?」
  噗通、听到一声很大的心跳声。
  「不不,什么都没有。」
  不知是不是错觉,可爱的脸蛋上似乎附着「如果有说什么就让你死掉」的天
真烂漫的表情。
  「那么,进来有什么事吗?」
  「过来还你昨天借的MD。」
  哈、MD被随意往着我的方向扔过来了。
  「怎么样?」
  「挺不错的曲子哦。」
  「嗯,那就好。」
  「对了,刚刚哥哥是不是买了糖果回来?」
  这么一说,说不定这个糖果结羽会知道些什么。
  「这是今天早上放在我们家门前的,结羽有什么印象吗?」
  「那么婉转送来的礼物完全没印象呢-,哥哥有吃过试试吗?」
  「没有,虽然想过吃掉也不要紧,不过很可疑。」
  「如果可疑的话,就不会用那么可疑的方式放在那里吧。」
  「啊啊,不是说那种可疑。而是,这个会不会有危险?」
  姑且把今天读到的那封瓶子附带的信说出来吧。
  「啊哈哈哈哈。其实这瓶糖果是地底帝国制作的呢。是在早上捡到的非常有
趣的东西来呢。」
  妹妹大爆笑。
  既然能让听人笑起来,这是不是算是有说出来的价值了?
  结羽拿起了糖果瓶放在手上玩弄着。
  能让人觉得那么有趣了,想必设计这件事的人也很满足吧。
  「难得地底人一番心意,不想好好藉机会利用一下吗。」
  笑累了的结羽提出了这个想法。
  很想吃吃看。
  「随便了,反正只是糖果嘛。」
  因为同时又尝其他的糖果,所以谁吃红色的糖果就用猜拳来决定。十几次猜
拳决胜负之后,最终是我赢了。
  「啊~啊~、那哥哥就吃红色吧,也行~身为败者的我就老老实实吃这个白
色的糖果吧。啊唔啊唔、啊,这个挺好吃的。」
  结羽说出这样的话,我这边尝的红色糖果是水果味,感觉也挺好吃的。
  在我尝味道的时候,结羽就已经随意躺卧在我床上问有什么漫画看。
  「咕嗯。好,尝完了。」
  总算吃完了,尝的时候感觉比看起来要大得很多。
  「真的吗?那随便试下什么指令吧。」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手指着自己胸前的方向。
  那么难得的机会,究竟下达什么指令好呢?
  「总而言之先把门关上吧,因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开着没关上。」
  我随便下达一个没有仔细深想过内容的指令。尽管如此结羽还是从床上站起
走过去关门。
  「就算不说都打算关门啦。真是无聊的指令呢~」确实是这样。那么,在结
羽起来去关门的时候好好想下指令吧。
  青春期少年少女都喜欢的黄色笑话,去掉里面笑话的成分,同时编入指令……
  很好,决定了。
  「有好好考虑哥哥的感想吗?下次看不到阴茎的话要扣分哦。」
  我露出可疑的微笑。
  「呼呼呼,那么结羽同学,请用手将裙子翘起来!」
  因为大声地呼喊。看上去我好像特别笨蛋的样子。
  我为了预防接下来的冲击而做好防御休克的姿势。但是,不知过去多久,结
羽那边完全没有飞拳攻击过来。
  我从手臂之间的空隙开始确认敌人为什么不发动进攻。
  然而结羽完全没在意我的反应,只有脸上带着少少厌烦地将裙子卷起来。
  「是~。这样可以吗?呜哇,内裤都能看见了。哥哥的指令真是色情呢~~
。那么,没有其他指令了吗?」
  哈!思维不由得僵硬了。
  这、这个是!!
  「结羽同学。你在调戏我吗?」
  是?结羽略微歪着头表示疑惑。
  「平时我和哥哥说话时就一直在调戏着哥哥的啦。」
  这个俏皮话确实是平常的结羽会说的。但是,和嘴里说的不一样,另一边就
用手将裙子卷了起来。
  这个糖果难道是真的?!眼神不由得凝视着放在桌子上装满糖果的瓶子。
  那么,为了慎重起见再来一次「那,再来一个。将胸部露出来,只要穿着内
衣就可以了。」
  「那样就可以吗?稍微等等呢」说着就从制服的衬衫上的纽扣开始解开。几
乎没有厚度的胸部从衣服的空隙中露出来。
  「行了哦,哥哥。」……确定了。这个糖果是真家伙。
  「啊啊,谢谢。」「感谢之类的不用啦。让你看见的胸部又不大。」
  特别的东西到手了,不过一会再考虑使用的方法。
  因为现在只需要专心致志玩弄眼前的少女就够了。
  我在想要做些什么好的时候,结羽就擅自坐在我的床上。
  坐在床边的结羽晃荡着双脚。
  当然,这样子粉红色的纹胸和小内裤也不经意露了出来。
  「哥哥,像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
  「唔,手可以垂下来了。不过衣服保持这样。」
  结羽明朗地回答,然后将手垂下来。
  首先问下性经验吧。
  「结羽有自慰过吗?」
  「哈?哥哥你怎么了,脑袋烧坏了吗」被用非常诧异的目光看着。
  啊、不会是效果已经耗尽了吧。
  不对,如果那封信所说真实的话那么效果应该持续到结羽睡着为止。
  「那种事情不能说哦-。哥哥很奇怪哟?」
  说不定是因为说出指令的方式错误了。
  「谈一下自己自慰的经验吧。」
  这次不是用疑问的方式,而是用命令的形式去说。
                于是
  「呼呼,真是没办法呢-」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马上就答应了我说不定
不是命令形式的话就不行。
  「唔──、大概一周做一次呢。虽然不是很喜欢,尽管如此还是会在睡前自
慰之后再睡呢。」
  「噢噢」「我一般是不会那样做的,所以也不太清楚自己的身体会怎么样呢。
所以并不是心情很愉快。每次玩弄身体累了就直接钻进被窝里,所以几乎从来没
有高潮。」
  得到了非常有兴趣的回答。
  真是非常感谢。
  唉,因为刚刚又成了学院的学生,从今以后都会是这样子吗。
  「啊,说起来那个纹胸和小内裤是一套的?说来听听吧」不是很了解女性内
衣,不过两个都有着相同的花样。
  两个都是白色的布料,有一个很小的红色缎带系结在正中间。
  「是那样呢,这个是打折特价的时候用几乎是抛售的价格买下来的。所以是
一套呢」「诶~,在打折的时候买的内衣啊。」
  「基本上是这样呢。啊,但是也有上次和朋友一起第一次去专门店买的哦,
朋友选的是相当大胆的内衣,我是选了稍微比较保守的,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是满
贵的。」
  「哎,这还真是……」
  唉,你和大胆的内衣不相称啊。
  「啊~,那个就是区别呢。」
  人也分适合和不适合的呢。
  结羽的性经验是知道了,那么接下来要做什么好呢。
  想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不过要是说要现在马上就做的话就得稍微严格考虑
一下。
  就在我考虑着的时候妹妹就擅自从桌子那拿出杂志然后再次回到床上。
  衣服还是保持可以露出胸部的那样子,就这样继续读着漫画。
  「这个星期的《??~?》有趣吗?」
  这个星期我刚买回来的,自己还没有读过。
  「这个星期也是很色情哦。」
  啊啊、果然。
  那么难得,就给我用一下那个吧。反正好像也不会很不舒服。
  「结羽。去用那个杂志自慰。尽情地自慰直到高潮为止。」
  「呜哇~,又是这种下流的事。」
  虽然一边那样说着但另一边就乖乖闭上了书稍微地张开双脚。
  「然后是不是一边看着这个杂志一边做呢?」
  「不,要使用那个角哦」「是~。那么现在就用哦。……嗯、角好硬呐~」
一边这样说着另一变就把杂志的角放在内裤的布料上面,然后慢慢地使它上下来
回动。
  「把小内裤脱掉。还有把脚更张开一些,这样很难看得见。」
  「啊、对不起。现在马上脱掉呢。」
  很好,然后把结羽从脚上脱下来的小内裤放进了我的口袋。
  「这样张开的话能看见吗?」
  结羽的大腿之间平常绝对看不到的那个部分,现在一目了然。
  「唔唔。那么继续吧,稍微再激烈一点」因为阴毛几乎没有,所以阴部非常
容易让人看清楚。
  每周都阅读的杂志如今就在结羽的大腿之间跳动着。
  「那样的事说过了,使用角之类来做还是第一次。唔、感觉现在稍微有点刺
痛了。」
  结羽的脸也开始渐渐涌上红晕,而声音也渐渐升高了。
  「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但是要高潮的时候就说出来」结羽的两只脚呈M字
打开,杂志在两只脚之间不断地摇动着。
  而因为杂志的关系,并不是太清楚这个姿势是否能清楚看得见肛门。
  「是。唔、嗯嗯…啊、啊啊啊~~…哈、感觉心情非常愉快呀。」
  那真是发现一件好事。
  在床上做下去的话会弄湿床单的。
  差不多会开始发出含有水声的声音了吧。
  「坐在这个椅子上面。」将桌子下的椅子拉过来放在面前。
  「对不起,哥哥。」结羽唯命是从地坐在了椅子上面。
  原本结羽毛坐着的地方稍微有一些湿答答的痕迹。
  爱液随心所欲地流出来沾湿了床单。
  就这样将结羽放在椅子上就够了吗。
  看起来已经非常舒服了吧。
  结羽用着像快要发烧了的脸专心地自慰
  「唔嗯~~啊嗯~~……啊…哥哥有好好看着吗?」
  有,哥哥有好好看着哦。
  结羽小小的手像是要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一样,在那里努力地动着。
  右手好几次将杂志的角往着阴部中插入,左手不断翻动着肉芽。
  「……啊啊啊啊啊啊~~~~……哥哥…我好像要去了。呜呜~~」结羽两只
手在那里不正常地疯狂摇动着。
  喂喂,你那么深入,要是不小心破了怎么办啊。
  最后,在结羽小小的「要去了」的嘟哝声中高潮了。
  「呼~隔了好久的高潮很有趣呢。都是多亏了哥哥呢。」
  结羽高兴地微笑着说。
  不用客气,我这边才是多亏你呢。
  「……这个,怎么办呢?」
  结羽指着被自己爱液弄湿的杂志。
  「嗯~不用还也可以。这周的杂志就给结羽吧。因为我可以在便利店站着读。
作为代替,今天就高潮五次再去睡吧,可以用上这个杂志。」
  「谢谢哥哥,哥哥真是很温柔呢。」
  没办法,这也是为了能继续使用这种湿透了的漫画呐。
  听到了从楼下传来叫吃晚饭的声音。
  那么说还没吃晚饭吗?
  「那我先下去了。结羽就去用自己的内裤把自己弄脏的椅子擦干净,然后床
上飞散了弄湿的地方就用舌头好好舔掉吧。」
  在听到结羽说「是~」的回答后,我就下去吃晚饭了。
  当天晚上眼睛一直睁开完全没能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