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人妻阿云】

时间:2019-11-02

  我今年四十多岁﹐和我太太在一个旧区开一间小小的餐厅。
  我太太虽不算漂亮﹐但皮肤白里透红﹐腰小屁股大﹐尤其一对大奶子﹐足有三十七寸﹐如大木瓜般!
  因此常有些街坊男子﹐甚至阿伯来借故和她串门子﹐可是淫眼郄一直盯她的大奶﹐还从她领口偷看她那深深的乳沟!我初头甚气﹐不过也渐习惯了。
  不过﹐后来有一次我出外办货回来﹐竟见不到我太太在店面﹐心中奇怪﹐正想走入厨房﹐郄听到我太太在喘息﹐我慢慢的从门外瞧入﹐竟看见一个街坊福伯﹐双手穿过我太太背后﹐用力地抓她的巨乳﹐我太太也有挣扎﹐郄不够他力大!
  她口中喘道﹕「不不要!快住手啦!我老公快回来了!」
  但福伯还是不停的抓﹐更狂吻她的脸!
  他淫笑道﹕「嘿我知他没这么早回来﹐你也别装啦!奶子这么大﹐定是个淫妇啦!我们来玩个饱吧!」
  不知怎的﹐我竟觉异常兴奋﹐全不想阻止他!
  福伯此时改由正面搂我太太﹐在强吻她﹐舌头硬塞进她嘴巴﹐亲得她满脸通红!双手已解开她的衫﹐更用力撕开奶罩﹐一双巨乳立时弹了出来。
  福伯惊叫道﹕「哗!阿云!你奶子居然这么大一双手也罩不住﹐又大又圆又白﹐乳头像大大的红提子!正!」
  我太太也惊呼道﹕「不不要摸!不行」无奈又推他不开!
  接着福伯一低头便狠狠地咬她的乳头﹐我太太嘺呼一声﹐整个人便软了下来﹐福伯当然不客气地乱咬乱亲乱摸﹐令她的大奶满是口水!
  还边吃边道﹕「嗒嗒好味道!真好吃!嗒你哪丈夫真有福气!天天都可玩这极品!」
  我太太有气无力的道﹕「啊啊你你怎么可以咬人家的奶头!唷!除了我丈夫外我不可以给别人玩我奶子!唔不要不要舐人家奶子呀!你住手啦!啊不!住口啦!」
  玩了很久﹐福伯接着竟拿出他的肉棒﹐居然是不小的家伙!他按下我太太﹐把肉棒硬塞进她嘴内!
  这混蛋竟要我太太给他口交!我太太本想吐出来﹐却无奈给他双手按头动不了!
  福伯见她挣扎﹐便喝道﹕「操你的!好好给老子含!」
  后来更索性摆动下体﹐当我太太的嘴巴是阴道般抽插!而我太太则给他插得唔唔乱叫!福伯却表现得十分舒服!
  大约插了十数分钟﹐福伯下体猛然一顶﹐叫了一声﹐已在我太太嘴内射了精!看来份量颇多﹐我太太给他射得咕噜的叫!
  福伯把肉棒拔出﹐我太太便如黄河决堤﹐喷了出来﹐弄得满地是精液!我太太则跪在地上咳嗽!
  福伯皱了眉﹐一手摸她的大奶﹐喝道﹕「妈的!谁叫你吐出来!给我舐干净它!」
  接着便按住她﹐逼她像狗般舐着地上的精液!他还一手摸乳﹐一手摸阴户!
  我太太舐干净后﹐福伯便抓着她的巨乳﹐扶她起来﹐另一只手竟把中指插进她阴道内﹐我太太给他弄得双脚发软﹐双手扶着他膊头﹐整个人几乎靠在他身上!
  福伯不停的吻她的脸﹐还把舌头伸出来乱舐!
  我太太已毫无抵抗﹐却仍喃喃的道﹕「不不行!给我老公知道便不得了!啊别插了!你使得我受不了!我我不可以给你玩的!」
  福伯却笑嘻嘻的道﹕「心肝!舒服吧!我的精液好喝吗﹖」
  我太太红着脸不答﹐福伯便用力一抓她的巨乳﹐我太太嘺呼道﹕「好好喝!很好喝」
  福伯又问道﹕「下次可以让我狠狠的插你下面的嘴吗﹖」
  我太太低头喘道﹕「好,可以!」
  福伯大笑道﹕「哈,哪我叫外卖的时候﹐你就给我送来!记着不可穿内裤和奶罩﹐还要穿得性感点!知道吗﹖」
  我太太羞答道﹕「知……知道了!」
  接着福伯和她耳语几句﹐但我太太急摇头﹐他却把食指也插进她阴道﹐我太太实在受不了﹐居然高叫道﹕「我我爱你!大肉棒福哥!你…你随时也可玩玩我的奶子和和小穴!我我淫妇阿云是福哥的性奴!随时也可给哥你插个饱!」
  福伯笑道﹕「还有呢﹖」
  我太太已是迷迷糊糊的道﹕「我,我要福哥把精液射射进我穴里!我要和福哥生孩子!」
  福伯大笑一阵﹐吻了吻她道﹕「哪你就是我老婆罗!哪我天天插你﹐好吗﹖」
  她喃喃地道﹕「好好!亲亲福福老公!我我阿云天天要和福老公干!」
  福伯淫笑道﹕「哪儿干都可以﹐好吗﹖」
  我太太答道﹕「好!什么地方都和福老公干!」
  福伯又问道﹕「干个死来活去﹐欲仙欲死﹐好吗﹖老婆!」
  他妈的!他居然真的叫我太太做老婆!
  我太太却答他道﹕「唔阿云要和福老公干个死来活去﹑欲仙欲死!」
  福伯满意点头﹐放开我太太﹐但她已软倒地上!嘺喘连连!福伯捡起她的奶罩﹐用力一嗅﹐道﹕「他妈的!真香!哪下次再玩罗!心肝老婆!」
  便把她的奶罩放入衣袋﹐施施然离去!我太太良久才能爬起来﹐整理衣衫。
  我看她弄好了才装作刚回来﹐她看到我一怔道﹕「你回来啦!」
  我瞧瞧她胸部﹐故意问道﹕「咦﹖你怎么没穿奶罩!」
  她脸一红道﹕「这我天气热嘛!湿了!刚刚脱了!」
  我走上前摸摸她奶子道﹕「唔给人家看见怎么办﹖尤其福伯他们平时已死盯着你奶子看!」
  她啐了一囗道﹕「别胡说啦!人家是老主顾﹐怎怎会这样!」
  我笑笑不语!但我知道那老混蛋是绝不会放过我太太的!
  果然﹐今后他几乎天天都来我店里﹐在以为我看不见的时候﹐调戏我太太!有时还过份得硬要和她接吻﹐二人就亲得像双情侣似的!
  今天他还带了他的朋友祥伯来﹐二人盯着我老婆小声说﹐大声笑!
  我太太当然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顿时又难堪﹐又害羞!二人因我在店面﹐不能下手!我便给他们一个机会﹐我借故要修理厕所﹐走了进去。
  我太太想阻止我却又不敢﹐我当然就在墙角偷看!福伯果然立时叫道﹕「阿云﹐我要点东西﹐你过来写写。」
  我老婆不敢不去﹐福伯对她道﹕「咱一人要一个大木瓜!」
  我太太红了脸道﹕「我我们这里没卖木瓜。」
  福伯笑着指住她的大奶道﹕「胡说!这不是有两个吗﹖快拿出来给咱吃!」
  我太太急道﹕「不!这这不是木瓜!是我奶子!」
  福伯淫笑道﹕「不会吧!哪有奶子这么大!别骗我啦!这样吧!你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我老婆当然不肯﹐但福伯已抽出她的奶罩!我太太知道他是在威胁她﹐她只好道﹕「我拿出来也可以﹐但你们只可看﹐不不能碰啊!」
  接着她便解开衫﹐脱下奶罩﹐露出豪乳道﹕「这,这真是我的奶子!你们看清楚了吧!」
  祥伯凸着眼道﹕「你娘耶!比木瓜还大!」
  我太太正想穿回衣服﹐福伯却制止道﹕「你干吗﹖我有叫你穿衣吗﹖操你的!来﹐坐在阿祥傍边﹐让他好好玩你!不然我把这奶罩还给你老公!」
  我太太无奈便坐在祥伯傍边﹐祥伯忙握住她巨乳道﹕「哗!告诉我﹐你吃什么大的!怎么有这样大的奶子!」
  我太太给他摸得嘺喘道﹕「人家…怎么知道…天生是这么大的!就…就是这两个东西…弄得人家常给…你们欺负!」
  福伯笑道﹕「她不但奶子大﹐还和我做了样事﹐令我舒服死了!」
  祥伯吻着我太太的脸道﹕「是什么事!你让他干了吗﹖」
  我老婆红着脸道﹕「不!没有!是是口交!」
  祥伯奇道﹕「你干吗和他口交﹖看不出你这么淫!」
  福伯又道﹕「阿云呀!说给他知道你是我什么人﹖还有你上次说过的话!」
  我太太低头道﹕「我是亲亲福老公的老婆﹑性奴!我的奶子和小穴﹐任福老公玩!我我还要和福老公生小孩!」
  祥伯用力摸她奶子道﹕「妈的!真荒唐!我要你也做我老婆﹐可以吗﹖」
  我太太不敢不答应道﹕「可以﹐以后阿云也是亲亲祥老公的老婆!」
  祥伯高兴的亲她的嘴﹐我老婆知道反抗不了﹐只好任他吻!祥伯咬她舌头﹐含她嘴唇﹐弄得口水都滴在地上!双手更是用力的猛抓﹐弄得她双巨乳都变了形!
  祥伯吻完道﹕「来﹐宝贝﹐给我口交!」
  我太太急道﹕「不行!我丈夫出来会看见的!」
  福伯笑道﹕「不怕啦!我给你们把风﹐你躲在卓下用布盖着﹐看不见的!」
  祥伯便逼我老婆跪在桌下﹐给他含鸡巴!虽然桌布盖着﹐但仍隐约看到我老婆那红红的嘴唇﹐含着祥伯又黑又粗的鸡巴!在上下吞吐!
  祥伯爽得在呻吟道﹕「啊舒服死了!她妈的真好口技﹐你常和你丈夫吹鸡巴吗﹖」
  他还不时指示我老婆咬龟头﹐舐蛋蛋!我心中有气她都没这样和我弄耶!我故意咳嗽一声﹐走了出来。
  祥伯忙把桌布盖好﹐我瞧见她身子一震﹐便动也不敢动!
  我问道﹕「咦﹖我老婆呢﹖」
  福伯答道﹕「她她刚出去倒东西了。」
  我点点头﹐便说进去继续修理厕所﹐还叫他们慢慢坐。
  我一走开﹐祥伯便呼了口气道﹕「吓死人了!喂!心肝别停呀!继续吹!」
  我老婆可能怕我再出来﹐便加快了速度﹐弄得整根黑棒满是口水!弄了数分钟﹐祥伯按紧她的头﹐叫了一声﹐便泄出来了!
  这次我太太学乖了﹐慢慢吞下他的精液﹐才把鸡巴吐出来!
  祥伯见她吞下了他的精液﹐高兴的道﹕「真乖!全吞了呢!告诉我﹐我和阿福的谁好吃﹖」
  我太太涨红了脸道﹕「都好吃,二个的都喜欢吃!」
  祥伯笑道﹕「唔!哪你也要给我生孩子!唔,生个女儿吧!让她大了给我干!妈妈﹑女儿一起干﹐好吗﹖」
  我老婆声如蚊呐道﹕「好阿云给亲亲祥老公生个女儿!让他女儿母亲一起干!」
  祥伯大笑道﹕「很好!我说阿云呀!你送了个奶罩给阿福定情﹐也该送些什么给我吧!」
  我老婆又急道﹕「没没有!我没送给他是他自己抢走的!」
  祥伯哼了声道﹕「我不管﹐你一定要送给我的!唔这样吧!你就把内裤脱下来送我!」
  我太太无奈只好脱下她那红色通花性感内裤﹐还双手拿给祥伯!二人完事便欲离去﹐福伯又和我太太耳语几句﹐她红了脸﹐点点头。
  二人起身离去﹐我太太居然躬身叫道﹕「亲亲福老公﹑祥老公﹐欢迎随时来玩淫妻阿云﹐接吻﹑摸奶﹑口交﹑做爱﹐样样都可以﹐阿云一定让两位老公玩个饱!」
  他娘的!居然要我老婆说如此下贱的说话!
  此后他们常叫我老婆送外卖﹐当然我也跟去偷看﹐二人有时单独﹐有时一起干我老婆!有时更在公众地方﹐天台﹑楼梯就地做爱!每时都把精液射进她穴里﹐似乎真想她给他们生孩子!
  不过没多久旧屋要拆了﹐他俩都搬去颇远的地方居住﹐虽然还有回来玩我太太﹐但也是很久才一次了!
  但别以为事情就此完结﹐走了阿伯﹐却又来了班地盘工人﹐他们常吃我太太豆腐!
  其中一个工头大牛最为大胆﹐常偷摸她的大奶子﹐弄得她红了脸﹐有次更逼我老婆坐在他腿上﹐把脸隔衣埋在她巨乳上狂嗅!
  我老婆给他弄得手忙脚乱﹐却又反抗不了!
  今天他就对我说﹐要我店子给他们送饭﹐想我今晚和他谈谈﹐我故意说要去找朋友没空﹐叫我太太去谈﹐他当然连声说好!但我太太想阻止﹐我却叫她别得罪他﹐好好招待他。
  当晚﹐我装作离去﹐却在店后窗外偷看!大牛准时来了﹐我太太低头道﹕「牛牛哥﹐请坐!」
  大牛坐下﹐双眼盯她大奶﹐淫笑不语!我太太给他瞧得耳都红了﹐道﹕「牛哥﹐我我们来谈吧!」
  大牛笑道﹕「好!哪你脱了衣服让我检查吧!」
  我太太惊问道﹕「为,为什么﹖」
  大牛嘿了声道﹕「当然要罗!如果煮菜的人不干净﹐吃坏了我的伙计﹐怎么办﹖好!你不愿就算了!」
  说完起身想走﹐我老婆急拉他﹐道﹕「好好吧!但你只能看﹐不能碰我哦!」
  我老婆便脱下衣服﹐一丝不挂!双手捂住胸前和下体﹐大牛却一手拨开﹐赞道﹕「好大的美乳!喂!我要尝尝有没坏掉!」
  便大口咬她的奶头﹐我太太惊呼道﹕「说好只能看!你怎么咬了啦!唷,还撩人家小穴!」
  我太太推不开他﹐只好任他玩弄!他玩了一会道﹕「不行﹐你的穴太深﹐检查不到!呀!用这根柬西来检查吧!」
  说完竟拿出他的大肉棒﹐要我老婆坐上来﹐她喘道﹕「啊这这不是做爱了吧!不不行!」
  大牛笑道﹕「胡说!什么做爱﹖我只是检查你啦!你不肯﹐我就走罗!」
  我老婆无奈只好跨在他身上﹐却犹疑不肯坐下﹐大牛双手抬她双脚﹐我太太便失足坐了上去﹐还刚好肉棒插进她的穴!
  我太太大叫道﹕「呀这么粗这么长﹐插进人家肚子啦!唷唷慢点!受不了啦!」
  大牛边用力抽插边道﹕「啊!你的穴真紧﹐又湿又热﹐爽死了!如何﹖我厉害﹐还是你丈夫厉害﹖谁弄得你舒服点﹖」
  我太太打了他一下﹐啐道﹕「你奸人家老婆﹐还这样问!啊唷唷!轻点!我我说啦是是牛哥的大鸡巴干得人家舒服点,人家从没试过这样爽!」
  大牛听了更用力抽插﹐弄得她双手搂紧了他﹐巨乳贴在他脸上!大牛也不客气大口大口舐她的大奶!
  我太太已死来活去浪叫道﹕「唷顶进花心啦!唷啊啊美死了这么棒的大鸡巴!」
  他插了一会道﹕「来﹐我们转转姿势吧!」
  便把我老婆反按在里上﹐要玩老汉推车!但他没插在她穴﹐竟把鸡巴插进我太太屁眼!她立时大叫一声﹐想拔出来﹐却被大牛用力抱住﹐还全挺了进去!
  接着他便坐在地上﹐当然我老婆是背向他﹐反坐在他身上!她咬住了唇﹐样极痛苦!还哭出泪来!
  我老婆呜咽道﹕「呜你怎,怎能干人家屁眼!呜呜痛死我啦你这样插会插破的!呜人家以后怎么大便呀唷唷呜求求你!插插回前面的小穴好吗﹖」
  大牛全不理她﹐从后抓住她双巨乳﹐淫笑道﹕「第一次玩是痛点﹐之后你就知道比插穴还好玩呢!」
  我太太已在哭叫﹐我看见她这样子﹐心中难过﹐但又极兴奋﹐竟禁不住在手淫!跟着他干了一会﹐全力一挺﹐射精进我太太的屁眼了!
  我老婆给他挺射得几乎晕倒!大牛拔出肉棒﹐扶起我老婆﹐要她背向着他站﹐看她屁眼的精液流出来!大量的精液流得她满腿都是!
  我老婆还在哭泣﹐他像心中有愧﹐搂着她吻了一下﹐道﹕「好啦!别哭啦!下次只插穴好吗﹖」
  我太太抹着泪道﹕「人人家不来了!下次你又插人家屁眼的话﹐那怎么办﹖真的会破的!」
  大牛笑道﹕「我答应你﹐以后只插穴!不玩屁眼啦!来﹐舌头伸出来﹐让我亲个嘴儿!」
  她真的把舌头伸出来﹐让他含着!二人就激烈地接了吻﹐我太太像很享受﹐也合作的吻回他!
  大牛握着她双大奶道﹕「你丈夫说今晚不回来了﹐哪咱就干到天亮吧!」
  我老婆喘道﹕「唔随便你不过不能再插屁眼!我们上阁楼﹐在床上干吧!」
  接着她居然拉着他的鸡巴﹐带他走上店内一绦楼梯﹐在我们床上做爱!
  他们玩了很多花式﹐直干到早上﹐大牛才疲惫的离开!我仍是刚好的时候进去﹐我老婆睡得像死猪,我回来都不知道!
  我也不吵她﹐自己一个人开店﹐过了一会大牛居然来了﹐我太太也刚醒了﹐下来。
  她看见大牛怔了一怔﹐满脸羞红﹐我故意问他道﹕「牛哥﹐我老婆昨晚有好好招待你吗﹖」
  他瞧瞧我老婆﹐笑道﹕「好﹐好得不能再好!你们就送饭来地盘吧!」
  我还千多万谢﹐我太太却一句话都不敢说!他还常借着送饭﹐抓我老婆去他办公处内打炮!
  隔了一阵子﹐暑期来了﹐我那十七岁的侄儿阿文来我家住﹐也当作打工﹐自然时间一久﹐他俩的事﹐阿文也知道了!
  之后他总是一脸淫相的瞧她﹐这死小子居然想乱伦了!不过我也给他淫我太太的机会!这天我又说去找朋友﹐不回来睡。
  那小子立时眼中发光﹐我晚上适时躲在店外﹐我老婆正在洗碗﹐那小子走了进去﹐她向他笑了笑﹐阿文忽然道﹕「婶婶﹐你和那大牛的事我全知道了。看不出你这么淫!」
  我太太吓得碗都掉下﹐急道﹕「不…是他逼我的…求求你!别告诉你叔知道!」
  那小子笑道﹕「那也可以﹐不过…你和他干过什么﹐我也一样要干!」
  她惊呼道﹕「哪…怎可以!这不成了乱伦!」
  阿文嘿一声道﹕「好…哪我告诉叔罗!」
  我老婆拉他道﹕「不要嘛我是你婶婶﹐怎能和你做爱﹑含鸡巴!」
  那小子双手绕后﹐抓住她的大屁股﹐把她搂在怀里!
  他吻她的脸道﹕「不行也得行﹐叔今晚不回来﹐咱干天光都成嘛!」
  我太太红着脸﹐打他胸膛一下道﹕「你你这小子真坏!婶婶也想干!」
  那小子哈哈大笑道﹕「谁叫婶婶你这么美!奶子大﹑屁股大!我看你一定很好干!」
  她甜笑一下﹐阿文便低头吻她嘴唇两下﹐道﹕「我渴了﹐宝贝﹐拿些东西给我喝!」
  我老婆推开他﹐去拿了杯咖啡过来。
  那小子居然道﹕「你含在嘴里喂我喝嘛!」
  她轻打他一下﹐却喝了一口﹐贴紧他的嘴﹐慢慢吐进去﹐那小子样子爽死了!双手用力摸她的巨乳﹐他俩吻了。
  一会﹐那小子道﹕「来﹐我们去更有情调的地方干!」
  便拉着我老婆走了出去﹐他们去附近一个小公园﹐阿文拉她坐在树丛中的一张长椅上﹐我则躲在傍边的草丛里。
  他淫笑道﹕「怎样在这里干一定很刺激!」
  她望望四周道﹕「在这儿﹖给别人看见怎么办﹖」
  那小子玩着她大奶道﹕「怕啥!哪有人会来﹖婶婶﹐我想吃你奶子!」
  我太太低头道﹕「要吃就吃不必问﹐我整个身子都随你玩你别叫我婶婶啦!怪难为情的!叫叫我云云吧!」
  他兴奋的掀起她的T恤﹐脱下乳罩﹐立时一对硕大浑圆的乳房﹐展现眼前!
  阿文吸口气道﹕「大成这样!怪不得我爸也这么想淫你!」
  她惊道﹕「你胡说!大伯会像你这么色吗﹖」
  那小子已大口大口的舐着﹑咬着﹐他边吃边道﹕「太正了!你们上次来我家时不是都喝醉了吗,他乘机走进你房狂玩你奶子,他还手淫后射精进你嘴里呢。
  我老婆嘺喘道﹕「你俩父子原来都这么色!父亲玩完儿子也在玩!」
  阿文吃得不亦乐乎﹐手还伸进她的小短裤内摸阴户!
  突然眼前闪出了两个人影﹐仔细一看原来附近的不良少年﹐胖胖的那个叫肥仔﹔染金发的叫小杰﹐他们盯着我老婆的大奶﹐眼都凸出来了!
  我老婆此时才发现多了两人﹐立时惊叫推开阿文﹐双手挡胸!
  肥仔嘿嘿笑道﹕「叫呀!你这大奶娘!叫人来看看你们在干啥!」
  阿文问道﹕「你…你们到底想怎样﹖」
  小杰走上前拉开她双手道﹕「小子﹐独吃难肥!咱一起玩吧!」
  那小子居然道﹕「这…这好吧!」
  那两人立时不客气的一人一边吮我太太的大奶头﹐她抓着他俩的头发叫道﹕「唷…你们怎…可以这样!啊…怎能一起吮人家乳头…不行…走开呀…我不认识你们…怎可以给…你们玩我奶子!唷还这么用力吮唷人家奶头会变黑的唷要吮也轻点嘛啊唷!」
  二人当然毫不理会﹐更死命的吮!阿文此时已动手脱了我太太的小短裤﹐露出了我买给她的缚带性感内裤!
  她嘺喘道﹕「唷…啊…阿文你怎可…在别人面前脱我…裤子!人家的…小穴不能给陌生人…看啊!」
  肥仔已把她按倒椅上﹐拉开带子﹐在她的三角地带上狂嗅﹐道﹕「真香!你别装啦!穿这种内裤﹐就是想给人干吧!」
  我老婆脸红得滴出了血道﹕「不是…我要穿的﹐啊!唷…唷…你怎能舐人家阴户…呀…舌头还伸进穴里!好…好痒﹐不要…撩啦…你们这样…玩人家奶子…小穴﹐怎受得了…唔…啊…」
  阿文已不让她说下去﹐狠狠的吻她的嘴!肥仔弄得她淫水猛流﹐如条小河般!他用手指狠狠一插﹐再拔出来﹐推开阿文﹐塞她嘴唇道﹕「来﹐尝尝自己的淫水吧!」
  小杰还在玩她大奶﹐肥仔则拿出鸡巴﹐直插入她穴!我太太给他插得身子抽搐﹐阿文道﹕「喂!这样不行!我都没得玩了!」
  小杰此时才放口道﹕「好啦!这样吧!肥仔先别干!」
  说着推开肥仔﹐拉起我太太﹐让她像狗般爬在草地上﹐他则躺在地上吸吮她那摇摇欲坠的巨乳﹐肥仔也从后插穴了!
  她己反了白眼的道﹕「唔…啊…怎能用这种姿势…羞死…人啦!啊…这样玩…人家难受…死啦…呀!肥哥哥的…肥鸡巴塞…满人家的小穴…啊…啊!杰哥哥也这么…用力的玩人家奶子…唔…唔…」
  她说到一半﹐阿文已把鸡巴狠狠插进她嘴﹐令我太太给人后插前顶!
  她前后乱摇﹐口水﹑淫水猛流而出!双乳则被小杰抓乳牛般的狂抓!我己看得眼中喷火﹐手在猛打手枪!
  她的小穴﹑嘴巴都有根大肉棒在进进出出﹐极度淫乱!过了一会﹐阿文﹑肥仔同时大叫﹐猛力一顶﹐射出了精!
  我老婆给他们这样力插﹐弄得腰也弯了﹐阿文的鸡巴更像插进了她喉咙﹐弄得她呵呵叫!
  我太太如死了般倒在地上﹐大量精液从她嘴脗﹑穴里流了出来!小杰硬把她扶起来﹐他坐在椅上﹐要我太太坐在他腿上﹐让他干!
  她哀求道﹕「求…求你!让我…休息一下嘛…这样连续干…我会死啦!」
  小杰哪会管她﹐硬拉她坐下﹐肉棒一顶而入!我太太高叫一声﹐拚命搂着他颈项﹐腰却猛摇﹐竟在迎合他!这淫妇还说累﹐现在却和人家狠干!
  小杰笑道﹕「你这他妈的淫妇﹐不是说会没命吗﹖哪你现在在干啥!」
  我老婆边摇边不好意思的道﹕「人家…只是想你快点…泄嘛!」
  小杰哼声道﹕「你想得美﹐我慢慢的干死你!」说着便力抓她的肥臀﹐把她抱了起来﹐边走边干!
  小杰亲她的嘴道﹕「怎样心肝宝贝﹖喜欢这花式吗﹖干得你爽吗﹖」
  因体重关系﹐我老婆整个人坠在他身上﹐自然小杰的鸡巴也直插到底了!
  她已如疯般道﹕「啊…啊…人家…从没试过这样子…﹐好哥哥的…大鸡巴…唷…唷…插得好深…人家…人家都没试过这样…高潮…呀…唷…要死啦…美死…啦!」
  阿文忽然从衣袋中拿出一部照相机道﹕「这姿势真要命!喂!让我照下来吧!」
  小杰淫笑道﹕「哈!好呀!拍下来留为纪念也好呢!对吗﹖宝贝!」
  我老婆涨红了脸急道﹕「这…这怎么行﹐这…么羞人的动作…怎能照下来…给人看见了…我…我怎么做人!唷…唷!好哥哥别插…得那么狠…啊…呀…顶上肚子啦!好…好啦…我…答应啦!」
  她无奈的和小杰吻着嘴拍照﹐还如娇羞的小女孩般依在他肩上!
  肥仔也走上前去道﹕「不如咱来前后夹攻吧!」
  小杰立时称妙﹐抱着我太太坐在草地上﹐她却挣扎道﹕「不成…不成…怎能这样!不要…玩人家屁…唷…唷…亲亲哥哥﹐你…你的…肥鸡巴…啊…唷…插轻点!人家屁眼要…破啦!呀…啊…啊…求…求你!」
  这三人如三文治般夹在一起﹐可能是有了经验﹐我太太已不大痛苦﹐反而在迎合二人!头发乱飞﹐奶子乱摇﹐有如疯妇一样!
  她流着口水叫道﹕「啊…呀…呀!人家…舒服…死啦!人家给…你们干…死啦…呀…唷…呀…啊…我要…升仙啦…啊…啊…亲哥哥…干…干死我吧…」
  二人更是死命的插﹐干得噗噗声响!弄得她手舞足蹈﹑手脚乱摇!好一会儿﹐二人才猛射出精来!我老婆已是断了气般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阿文走上前道﹕「我还没玩够耶!」
  我太太大口喘气道﹕「文…哥…哥…我不行…啦…咱先回…家…迟点再玩…日…子还…长…不怕…没机…会…嘛!」
  阿文笑道﹕「别怕!我有个方法是不累人的!还很好玩呢!」说完便跨在她身上﹐把肉棒夹在乳沟上﹐用那大奶压紧!
  我老婆已无力挣扎﹐只能随他摆布!阿文令她用手力压﹐他便在双乳中用力抽插!
  肥仔笑骂道﹕「哇!我操!你这小子真会玩!」
  小文高兴的抬起她的头道﹕「来﹐应能含我的龟头!呀…对!啊…真舒服!
  唔…他妈的比插穴还好玩!」肥仔﹑小杰看了一会便穿好衣服离开。
  阿文也玩了一会便在她奶子上泄了!我太太现在穴﹑屁眼里﹑口中﹑乳上全身都几乎布满了精液!
  阿文休息一会便要回去﹐但她竟仍双腿发软﹐站不起来!
  结果要那小子背她回去!翌日﹐我回来她俩仍在睡!
  以后我太太可忙了﹐天天都应接不暇!没多久她真的怀了孕﹐还生下一个女孩!
  当然我知道父亲不会是我﹐但是我想这事连她自己也不大清楚!
  事情暂告一段落﹐也无甚新鲜事情发生!
  我想起码也要等那杂种女长大,或许会有母女同被操的故事…嘿…嘿……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