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儿子的淫乱性交生活2

时间:2019-11-19




  【剧情是叙述一个家庭中,男主角的父亲因为是贸易公司的经理,常要到国外出长期的公差,因此长期不在家中。而剧中的男主角约只有十六来岁,就在有一天那少男第一次偷看了色情书刊(裸照、黄色漫画),开始有了极高的性冲动,每天至少都自慰两次。

  就在少男苦无对象可以发泄情欲时,有天他不小心看到了他亲生母亲洗澡的情形,那名演少男的母亲的女演员,约莫也才三十初头,容貌也算艳丽,身材也保持的相当姣好,两颗美丽高耸的奶子及浓密阴毛的肉屄吸引了这名少男的目光,也引起少男的高度的性冲动,从此少男时常注意着他的年轻貌美的亲生母亲。这名母亲偏偏反应迟钝,感觉不出儿子已经将她当成一个可以性交做爱的女人看待,常常在家穿着曝露,薄薄的白色紧身上衣,及黑色的窄身迷你裙,是这名母亲在家的标准打扮,她以为在家的是自己的亲儿子,这样的打扮应该没关系。

  这名少男受到年轻美貌的亲生母亲的无意挑逗,常常情不自禁的想要侵犯自己的亲生妈妈,但都以理智忍了下来,在忍无可忍,及无发泄情欲的对象时,少男只有每天等待母亲洗完澡后,在浴室拿着母亲刚脱在的内裤在鼻子在闻着,并用嘴去舔着母亲在内裤上所流下的女性液体,一边搓揉着自己的肉棒,最后用内裤包着少男自己的肉棒,拚命的搓揉着然后射精在少男自己母亲的内裤上。

  每次少男都射精在他的亲生母亲的内裤上,事后,为了怕母亲发现,总是用面纸擦拭着射在母亲内裤上的精液。但从少男第一天射精在他母亲的内裤内,他母亲就发现了,尽管少男已将内裤上的精液擦拭乾净,但少男的母亲可以从她内裤上的液体痕迹及味道,可以断定上面除了她自己所分秘的液体外,还有男人的精液。但是谁可以在家中在她的内裤射精呢?答案一下子就很明显了,是她自己的儿子在她的内裤上射精。

  一开始少男的母亲也不以为然,以为少男是受青春期的影响,才会对女性的内衣裤有兴趣,甚至射精在上面。但二个星期后,少男的母亲发现少男还是天天射精在她的内裤上,她开始觉得不妥,但除了不妥之外,她自己竟受了儿子射精在她内裤的影响,加上丈夫时常出公差不在家,她的肉体的情欲久未解放,竟开始幻想起儿子强奸她的情形,常常在浴室及房间里头手淫,并强烈的希望少男能够将他的肉棒插进她的体内。但是日子久了,少男的母亲有强烈的犯罪感,因此她决定找儿子好好谈谈性教育的问题。

  一天晚上,这名母亲叫少男到她的房间,以诱导的方式套出少男在她的内裤射精的事。少男被揭穿后,脸色红润,在最后,少男的母亲叫他以后不可以在她的内裤射精了,然后叫少男回去房间用功。就在少男走到房门时,发现亲生的母亲全身仅穿着薄薄的粉红睡纱,而睡纱下面则是什么也没有穿,两颗坚挺的乳房及长满茂密阴毛的肉缝都若隐若现。

  少男立即淫心大起,立刻从她母亲的身后抱住她,并在他母亲的丰满肉体在到处乱摸,少男的母亲当然是抵抗着,不让少男为所欲为,但是少男的力气比他的母亲大的多,因此少男的母亲很快就被少男给抱到床上,并被少男以她自己的丝袜绑着双手,接着少男就开始爱抚起他母亲的全身。

  一开始,少男的母亲还哀求着少男不要这么做,这么做是乱伦的行为,但是少男不予理会,反而更加卖力的摸弄着自己亲生母亲的肉体,直到少男掀开母亲的薄纱,亲吻着母亲的肉屄时,少男的母亲已经没有先前那般的强烈抵抗,而口中的呼救声也愈来愈微弱。到了少男将手指插进母亲的肉屄时,少男的母亲变得开始淫荡起来,口中从呼救转为极为娇媚的呻吟声。

  接着少男更用中指及食指插进他亲生母亲的肉屄内,同时也不停的用另一手玩弄着少男母亲丰满的奶子。少男的母亲因久未与她的丈夫性交,因此身体对男人的爱抚挑逗变的十分的敏感,这时少男又是这样赤裸裸的挑逗搓揉着她自己的肉体,在身体的骚痒难止与对乱伦的快感下,到最后,少男的母亲竟哀求着少男将他的肉棒给她插进那早已湿润的肉屄。

  少男一听母亲这么哀求着,当然是十分的兴奋的骑到亲生母亲的身上,扒开他母亲的双腿,用他的肉棒插进他的亲生母亲的肉屄内。】

  从一开始,我就不停的搓揉着昭弘的肉棒,而昭弘也温柔地爱抚着我的两颗丰满的乳房及乳头,并不时用手指在我的肉屄内抽插着,我的情欲渐渐的升高,待剧情进行到少男将他的肉棒插进自己母亲的肉屄内,我已经忍受不了肉屄的骚痒感,于是我放开昭弘的肉棒,接着在沙发上转过身,将我黑色薄纱从臀部掀起,然后把丰满的臀部挺向昭弘。一手撑在沙发上,而另一手则从我的背后伸至我的肉屄口,将我两片花唇给剥开,露出我那肉屄里面粉嫩的嫩肉,从肉屄内散发出浓浓的女人淫水味。

  「啊!昭弘……快……快从妈妈的后面插进优香的屄屄……妈妈受不了了……快来干妈妈……」

  由于我的肉屄十分骚痒,急须一根强而有力的粗长肉棒来插干我,因此我那迷人的肥臀忍不住肉屄的骚痒而摇晃了起来,肥乳不停的胀大,草莓般的乳头也尖硬了起来,飘逸的长发不停的挥动,屄汁也早已流满了大腿根,我两眼深情脉脉的看着昭弘,期望着他的肉棒能插进我的肉屄。

  昭弘见我娇媚的诱惑他,加上刚才我口交的效果及现在我摆出这般可以令男人销魂的性感淫猥姿势,他也忍不住的用手抱正我的肥臀,然后用他的粗长火热的肉棒顶开我的两片花唇,摩擦着我的阴核,接着昭弘整根的肉棒便完全的插进我的肉屄内,并开始用他的肉棒在我的肉屄内抽插了起来。因为之前我的肉屄已分秘大量的淫汁,因此昭弘在我的肉屄插干着也相当的顺利润滑。

  「啊……哦……昭弘……插慢点,妈妈……妈妈有些受不了了……你的鸡鸡实在是太粗长了……哦……」

  昭弘一听,马上放慢他抽插的速度,改换起以肉棒慢慢的顶插我的肉屄,同时并用双手温柔的搓揉着我两颗肥奶,「啪~啪~啪~啪~」一声又一声的碰撞声,是我那亲爱的小丈夫儿子,正用着他那粗长肥硕的肉棒在插搞着我这个亲生母亲。

  「啊……哦……唔……啊……」

  昭弘放慢速度插弄着我那早已淫汁四溢的肉屄,虽然抽插的速度缓慢,但是每次当昭弘的肉棒插进我的肉屄时,总是这么的强猛用力,使我每次昭弘一用肉棒来顶我的肉屄时,我就忍不住淫荡的呻吟起来。

  渐渐地,昭弘抽插的速度快了起来,我的快感也随着昭弘的快速插干而上升。

  「啊……昭弘……妈妈……哦……妈妈爱你……唔……妈妈永远都是儿子的女人……啊……」

  「喔……妈妈……妈妈……」昭弘一面这样子的叫着我,另一方面则是更加运用着他的腰,用着他的粗肥硕长的肉棒抽插着我的肉屄。

  「哦……怎么会这样的舒爽!……啊……昭弘……母子相奸是世界上最美的事了……我好爱你这个大肉棒儿子呀……哦……」

  「妈妈,唔……录影带没有骗人,插干自己的亲生妈妈……真是太棒了……」

  「嗯……啊……哦……啊……」挥动着长发,我转过头,昭弘立刻以热情的吻亲吻着我的嘴唇。

  昭弘的肉棒插干着我的肉屄,这时我俩母子像是连在一起一般,我双手撑在沙发上,挺着肥艳的臀部,不停的前后摆动着,主动用着我淫汁四溢的肉屄紧紧咬合吃弄着昭弘的肉棒,我这么做除了让自己获得更大的快感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让昭弘抽插的太累,因此我才主动的前后摇挺着我的臀部。

  「啊……进来了……哦……昭弘……你的鸡鸡……插的妈妈的肉屄好深喔……啊……好像你又回到妈妈的肚子一样……哦……啊……昭弘……你的肉棒顶到了妈妈的子宫了……啊……好美……美死妈妈了……哦……再用力的插妈妈……啊……我亲爱的大肉棒丈夫……」

  此时我更是在下体不停的用力紧缩,让昭弘能够获得被女人肉屄夹紧的快感。昭弘的大肉棒不停的在我这个母亲的淫荡肉屄探索插干着,每次昭弘的肉棒深深的插进我的肉屄内,甚至顶到了我的子宫,我的快感就有如洪水般不停的奔驰宣泄出来,而我也配合着昭弘的抽插,不停的摆晃着臀部,主动的让肉棒能更加深入我的肉屄。

  「啊……妈妈……妳的屄屄好紧……好温柔喔……又是那么样的润滑……妳把昭弘的肉棒夹得好舒服喔……」

  接着昭弘一面从我的身后搓揉着我的丰乳,并用着手指搓捏着我的乳蒂,同时以平缓的速度用肉棒抽插着我的淫骚肉屄,也不时的以肉棒摩擦着我的阴核。我的屄汁早已沾湿了整个沙发,而昭弘的肉棒也沾满了我的淫水,所以昭弘这时以肉棒插干着我的肉屄已是非常的润滑顺利,因此昭弘可以不停爽快的抽插着。

  「啊……啊……哦……唔……哼……不行了……昭弘……优香……优香快泄出来了……啊……亲肉棒哥哥……优香……优香要泄了……」

  昭弘听到我要泄出来,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快着插干我的肉屄速度。就在昭弘又插干了十数下,我终于忍不住了。

  「哦……嗯嗯……妈妈……昭弘……妈妈要泄了……妈妈要把积压几年来的阴精……哦……全泄给亲肉棒儿子了……啊……泄了……啊……」

  我的肉屄一阵肉紧收缩,屄内的嫩肉不停的夹紧着昭弘的肉棒,一股阴精自子宫深处涌出,直接洒淋在昭弘的龟头上面,这时我感觉昭弘插在我体内的肉棒有稍许的抖动,但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昭弘仍未射精。

  「呼……呼……」我性高潮之后,我跪趴在沙发上娇红着脸喘着气,而昭弘的肉棒仍未抽离开我的肉屄,还是从后面插连着我的肉体。

  就在我娇红着脸喘着气享受着性高潮带给我的馀韵时,昭弘为避免我受不了,所以尽管他尚未射精,他以很温柔的缓慢速度在我的肉屄内以肉棒不停的抽插着。第一波的高潮馀韵尚未消退,而昭弘又以他的粗长肉棒抽插起来,我肉体的情欲又迅速的上升,就在我享受着高潮后的馀韵及昭弘温柔的抽插时,我转头望了电视一眼,电亲上母子相奸的剧情早已结束,转换到少男强奸完亲生母亲后的数天。

  【这时电视萤幕上的剧情发展到自从少男那天奸淫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后,久久不能忘怀那天品嚐自己亲生母亲肉体的滋味,少男想再度奸淫母亲的欲望天天高涨着。可是自从那天后,少男的母亲时常躲着自己的儿子,因为她怕见到少男,更怕一旦两母子碰面会又再度做出违背伦常的乱伦行为,因此刻意的躲着少男,除了吃饭时,少男的母亲几乎不与少男再见面。而少男的母亲在洗澡、睡觉时也无时不小心,以防少男再侵犯她。

  可是自从那天少男奸淫了自己,少男的母亲无时不刻不想着自己儿子的火热大肉棒,但伦理道德的压力逼使得少男的母亲不能与自己的亲生儿子再次享受那母子相奸的快感,少男的母亲只好就躲着少男。

  但是少男忘不了那天与母亲做爱性交销魂的滋味,因此在一天晚上,利用少男的母亲在洗澡之际,先偷偷进入少男母亲的房间,躲在床下,等到少男的母亲进房门,少男一见母亲丰满的肉体在仅披着一条透明的白色浴巾,少男母亲的肉体若隐若现的,少男马上兴奋不已。

  少男的母亲尚未发觉儿子已经进了自己的房间,少男母亲走到梳妆台坐下,就以乳液开始涂抹身体,这时少男再也按捺不住了,从床下爬出,就从少男母亲的背后一把抱住少男母亲的细腰。少男的母亲一见儿子又想侵犯她,起先她要求儿子,不要再做这种乱伦的行为了,可是少男怎么也听不下去,强行的将亲生母亲身上仅存的浴巾扒下,也脱掉自己的衣服,就抱着母亲往床上。

  少男的母亲起初还是不停的挣扎着,但却没比上次来的激烈,等到儿子抱她上床时,她已全身无力,口中只是不停的呻吟着,少男的母亲身体如烂泥一般全裸的躺在床上,双腿则是不自主的张的很开,露出她早已湿润的骚屄,准备接受儿子的肉棒。】

  就在少男将肉棒再次插进少男母亲的肉屄时,昭弘插在我肉屄内的肉棒也开始渐渐的快速抽插起来,同时以右手温柔的抚摸着我光滑的背部肌肤,而另一手则是不停的搓捏着我充满弹性的丰满雪白臀部。

  「啊……昭弘……慢点嘛……妈妈……妈妈才刚泄而已……你这样子……妈会受不了的……哦……」

  「……妈妈,儿子已经忍不住要再好好插干优香妳了……」昭弘说完,以肉棒在我的肉屄内更是用力的抽插顶弄着。我还正在享受前一次泄出来的性高潮馀韵,而昭弘这时又猛然地在我的肉屄内抽插搓摩着,使我的肉屄又产生新的骚痒感觉,两股快感合而为一,令我的性快感更是加倍,不禁从肉屄内分秘出一股股女人的淫液,如此昭弘抽插起来可以更加的顺利、润滑。

  这时我也因为强烈的快感而呻吟出声:「啊……好棒……哦……我的亲肉棒儿子……啊……我的亲哥哥小丈夫……嗯……顶死……顶死优香妹妹了……再来……哦……再来……妈妈好爱你这个大鸡鸡儿子啊……」

  「妈妈……儿子……也好爱妳呀……」昭弘更是不停的抽动着插在我的肉屄内的粗长肉棒。

  此时电视上的少男母亲与我不停的交叉淫荡的呻吟着,电亲萤幕上及客厅内我与昭弘,我们这两对不同空间的母子不停的交欢着,顿时客听内充满着母子相奸的淫荡春光。

  「啊……哦……我的亲儿子、亲丈夫呀……你干的妈妈……实在是美死了……哦……再来……啊啊……再来,妈妈好喜欢你这个亲儿子的大鸡鸡喔……啊……妈妈……优香爱死你了……」

  这时昭弘突然将肉棒抽离我的肉屄,我的肉屄随即感到一阵强烈的骚痒及空虚感,「啊……昭弘……不要……不要离开妈妈嘛……快……快将你的大鸡鸡再插进妈妈的骚屄里面……」这时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底的淫荡骚妇,拚命的向着亲生儿子求欢。

  「我的骚妈妈不要急……儿子立刻来干妳……」昭弘将我由沙发扶起,然后昭弘自己先坐在沙发上,叫我正面向着他然后朝着他的肉棒坐下来。

  「啊……我的大鸡鸡……小骚妇妈妈要你这个亲儿子的大鸡鸡……小浪屄妹妹要吃大鸡鸡哥哥的肉棒……」我已经受不了肉屄强烈的骚痒于是便迫不及待的正面朝着昭弘坐了下来,我一手扶着昭弘那结实的肩膀,然后我的屁股慢慢的下沉,当昭弘的肉棒再次接触到我的肉屄时,我不禁微微一震:「哦……大鸡鸡哥哥……小骚屄妹妹要吃了你……」

  接着我用左手将我两片花唇(小阴唇)分开并露出肉屄口,便扶着昭弘的肉棒导向我的肉屄口,由于我的肉屄分秘出的肉汁非常的多,整个客厅内充斥着女人产生性感时所散发出的甜美淫味。昭弘的肉棒藉着我所分秘的淫汁的辅助下,在我的肉屄外面摩擦两下,便很顺利的一寸寸的进入我这个亲生母亲的肉屄内。

  「啊……好棒……好舒服喔……大鸡鸡哥哥……优香妹妹……优香妹妹永远爱你……哦……」

  「啊……妈妈……昭弘也永远爱妳……」这时昭弘将我那粉嫩如草莓颜色般的乳头含在嘴里,一方面也用手搓揉着我的丰满乳房,然后我的巨乳在昭弘的搓捏中不断的变形,同时肉棒更是不停的在我早已湿润的肉屄抽插干弄着。

  我的双手紧抱着昭弘,而我的双腿也紧紧缠绕着昭弘的腰部,显示着我与昭弘的性交有多么的激烈。

  「昭弘……你休息一下,……现在换妈妈来服务你……别累坏了……」

  「嗯……好……那妈妈,儿子就慢慢的享受妳的『服务』了喔……」昭弘说完便躺在沙发上,而我则坐在昭弘的上面,双腿弯跪,形成女上男下的性交姿势。接着我主动的扭动着我那有如水蛇般的细腰,同时又不停的摇晃着我那肥硕雪白的臀部,然后用我那早以淫汁满溢的肉屄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昭弘的大肉棒。由于我这么卖力的与儿子昭弘交欢,我长长的乌黑秀发不断的甩动着,至于我那傲人的丰满双腿则更是以诱人的姿态不停的晃动着,雪白的臀部也上下左右的摇摆着。从我与昭弘的后方来看,可以看见我正激烈摆晃淫臀下方长满亮丽阴毛的柔嫩粉红屄肉正不停的上下含弄着昭弘那根火热的粗长肉棒,同时从肉屄内流出淫汁沾满我与昭弘的性器及大腿根。

  「啊……昭弘……哦……我的亲儿子丈夫……啊……妈妈……优香……优香爱你……唔……优香……要永远做亲儿子你的女人、妻子……啊……」

  此时的我被强烈的肉体愉悦感侵袭着全身,我那如樱桃的红艳嘴唇,不禁流下一丝丝的口液,我亮丽的媚眼更是眯眯着眼,一直注视着昭弘。

  「优香……儿子被妳干弄的好舒服……喔……喔……妳永远都是我的女人……优香……我会永远的爱妳……我要妳生生世世不但做我的亲生母亲,而且还要做我的妻子、情人……喔……」

  听着昭弘所说的甜言密语,加上肉体上的舒爽感,我的肉屄并未因泄了一次而淫汁减少,反而肉屄分秘的淫汁愈来愈多,那一股属于女人淫水特有的味道,也更加浓郁,我勤快的摆动摇晃我那硕大的丰满肥臀,肉屄也就更加的咬合紧束着昭弘的大肉棒,昭弘也配合着我从下方一上、一上的用着他灼热的大肉棒顶干着我那多汁的嫩屄。

  母子乱伦性交的强烈快感,在我俩母子间传达交流着,我与昭弘采女上男下的性交姿势一会后,渐渐的,昭弘与我的快感均快达至高潮,忍受不住了。

  这时昭弘从沙发上起身,将我抱起,我与昭弘手那湿淋淋的性器还是连结在一起,昭弘以边走边干我的方式走向餐桌,到了桌餐后便把我放在餐桌上,以男女传统的性交姿势,肉棒在我那敏感骚痒的肉屄里快速的冲刺着。

  「啊……哦……唷……昭弘……你的肉棒好粗……好长喔……优香的子宫又快被你顶的受不了了……啊……不行了……妈妈……妈妈又快要泄出来了……哦……你跟妈妈……一起……一起爽出来……好吗……啊……」

  「好……优香……喔……我们……儿子跟妳一起爽出来……」这时昭弘以最快的冲刺速度,藉着我早以淫汁四溢的润滑肉屄,昭弘的肉棒在我的肉屄内暴动着,同时不时的以肉棒摩擦着我那全身最为敏感的小肉豆(阴核),带给我一阵又一阵的销魂欲仙的滋味。

  抽插不到五十几下,突然一阵强烈的快感流窜我的全身,「啊……啊……大肉棒哥哥……哦……小骚屄妹妹要……要泄了……啊……」接着我的骚屄一阵肉紧,紧紧的包含着昭弘的肉棒,并不停的紧缩着,同我的肉屄内再次的喷出了温热的阴精,淋洒在昭弘的龟头上。

  就在我达到性高潮的同时,昭弘也因我的肉屄不停的夹紧和咬合着他的粗长肉棒,忍受不住这甜美的攻击,而射出精液,「啊……妈妈……」一阵灼热的男人精液射向我肉屄深处的子宫。

  肉体交战过后,我与昭弘的全身都充斥着性高潮着愉悦,昭弘上半身躺在我那柔软饱满的丰乳上喘息着,我一边享受着性高潮带给我的愉悦,一边抚摸着我最亲爱儿子的头发。

  「呼……好棒哦……妈妈……儿子真的好爱妳喔……」

  「嗯……昭弘你也很棒……妈妈以前跟你爸爸,就算是刚结婚的那段密月期也没能像跟你一样,一天之内让我享受到这么多次的性愉悦的滋味……昭弘……你真是比你爸爸还棒……妈妈觉得……我愈来愈离不开你了……」

  「优香……妳当然离不开我。妈妈……我要用我这一辈子的时间来好好的照顾妳、呵护妳、保护妳,不让妳受到一丝的委曲及磨难,昭弘要当妈妈的好丈夫。」

  我听了又是感动,又是甜在心中,我微笑道:「小鬼头……才几岁而已,就这么会甜言密语……唉……就是因为你的甜言密语,妈妈我才会甘心的将守着这么多年的贞节,给你这个坏孩子夺走了……」

  「嘿嘿……妈妈……妳也不是拿走了我宝贵的第一次童贞……」

  「哼哼……你这孩子真是……」

  听昭弘这么说,我一时间倒也是无言以对,因为昭弘的童贞的确是让我这个亲生母亲给夺走了,(……昭弘的童贞是被我这个身为亲生母亲夺走了,任何女人都别想从我身边抢走我的亲儿子丈夫……昭弘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我在心中如此的窃想着,就在我无言以对之时,从电视机传出一声的惨叫。

  「呀哒(这是日文……中文为『不要、讨厌』的意思)……」我与昭弘双双起身,昭弘抱着尚与他性器相连的我回到客厅。一到客厅,原来是那卷母子乱伦的小电影还没演完,剧中的少年在与母亲第二次性交后,意犹未尽,竟想要奸淫饰演母亲女演员的肛门。我们听到的那声惨叫声,就是剧中的那位母亲被少年强行奸淫肛门,肉棒插进肛门的那一刹那所发出来的叫声。

  我一见不禁一惊,虽然我早就知道,最近有很多男女用肛门来性交,但这么写实的近看之下,我感到强烈的震撼感,(……啊……女人的肛门这么窄小……男人的肉棒插进去……真的会很有快感吗?……被肛交的女人不晓得会不会很难过……这样子女人还会有愉悦的快感吗?)由于我与亡夫在以前都只有正常的性交行为,从未有过肛交的性行为(换言之,我的肛门现在还是处女地带),因此我对于肛交的感受是一无所知。

  就在我感到讶异之时,我发现昭弘竟直盯的萤幕,两眼闪耀着不寻常的光芒,(……昭弘……难道他……),接着昭弘将我移坐在他的大腿上并搂抱着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电视上少年奸淫母亲的肛门正激烈的上演着,而少年的母亲由原本痛苦的叫声转变极为淫荡的吟呻(……肛交真的有那么舒爽吗?……),昭弘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竟不自觉的用手抚捏起我那雪白软嫩的硕大臀部,刚开始我还不以为意,但接下来,昭弘的手指竟更进一步的抚摸我的屁股沟。

  我不经意的看了一下昭弘的肉棒,发现他的肉棒竟又猛然的挺立起来了,而且似乎不比未射精前小,(……昭弘这孩子……该不会是想要我这个亲生母亲的屁股吧……如果他真的要求的话……我……我该答应他吗?……)我如此幻想着,我那敏感的肉屄竟又开始骚痒并不停地流出美味的淫汁,雪白的双腿又忍不住的互相摩擦起来。就在我幻想之际,电视中的少年忍受不住而向母亲的菊花门深处射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