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的母子相奸

时间:2019-11-19



  在经过昭弘与我彼此了解及口交后,我们母子的感情更加甜密了,在外人看来我们母子还是以母子的身份相处,可是私底下我与昭弘则是既是母子又是情人、夫妻一样的亲密爱恋。现在昭弘少不了我,我也绝对少不了昭弘了。这几天我做了个重大的决定,我要把我自己完全的交给昭弘,让他成为我真正的丈夫,我决定与昭弘发生肉体关系,现在什么母子伦理道德念都阻止不了我向昭弘献身的决心,我只相信我们之间的母子……喔,不,是恋人的爱情。

  虽然我有这样的决心,但昭弘却不再更进一步的对我,所以我决定在他生日的那天诱惑他。他生日的那天正好是我月经走后的安全期,昭弘可以毫无顾虑的将他的精液射进我的肉屄子宫里,使我们母子成为真正的夫妻。

  这天,昭弘的生日,昭弘在吃完早餐后,照惯例与我热吻后就去上学了,我则开始着我诱惑昭弘奸淫我的准备。首先我先去美容院修饰一下我的漂亮长头发,我的头发本来就很长,最长时留到了腰部,现在则只留到了接近腰部的上方,但是还是满长的,经过美容师的修饰后,我的头发变得更亮丽了,我整个人看起来也更加的艳丽。接着上情趣店买了件大胆的紫色内衣及吊带丝袜,情趣店的老板看我是个女人而且这么漂亮(是情趣店的老板说的),竟自己来买情趣内衣,可见丈夫相当的爱我。我回答他「没错。」没想到情趣店的老板说真羡慕我的老公,他若有我这种老婆一定每天晚上都弄的我睡不着觉,我听了脸红着不好意思的微笑着,就离开了。

  开车回家时,我想着,若我与昭弘发生了性关系,昭弘会不会也每天的需索我的肉体?(想当初,昭弘的父亲也是夜夜的要求我与他相干……)我愈想脸愈红,肉屄也流出淫汁,大腿忍不住互相摩擦。

  回到家时,我忽然想到,今天昭弘是星期六,昭弘上半天课就回来了。在他快回来之前,我在我的房间开始打扮起我自己,首先化了个漂亮的妆,接着将我今早买回的大胆紫色情趣内衣穿上,再将紧身衣及窄短的迷你裙套在上面,我的白色紧身衣则露出了我丰满乳房的乳沟及肚脐,下半身的短裙则是只能遮住内裤的长度,是短的不能再短的皮制黑色裙子,而因为裙子是这么的短,因此我在弯腰或是只要大腿稍微张开时,就可以看到我穿着紫色内衣大腿上吊带,并在我的身体的四周围喷上我最认为最香且最名贵的高级香水。

  我将午餐准备好后,就静静的坐在客厅内等待昭弘回来。到了快十二点半时,屋外的大门被打开了,昭弘一进客厅便看见我,由于可能是我打扮的太过性感了,衣服也太过暴露了,昭弘从一进门开始就直盯着我的身体。我被他瞧的都不好意思起来了,脸也开始红了,但最重要的是:我的肉屄里的屄汁也不禁然的分泌流了出来。

  「妈妈……妳今天怎么打扮的这么漂亮?……」

  「哦,昭弘你这么说,就表示妈妈以前都没有这样的漂亮啰?哼,妈妈不理你了啦!」

  「啊……我的好老婆、好妻子,算我说错话了,妈妈你以前到现在都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只是看到妈妈穿的这样的性感,我的大鸡鸡又忍不住挺了起来,想抱抱妈妈妳……」

  昭弘说完就过来从后面抱着我,用手将我的头转到后面,就是一阵热吻,昭弘的大肉棒也隔着他的裤子及我的黑色皮制短裙,在我的屁股后摩擦着。由于裙子太短了,所以昭弘即使穿着裤子也能用他的大肉棒直接在我的内裤下摩擦屁股。我被他这么一摩擦,肉屄的淫水就流得更多了,同时昭弘也用左手搓着我的肥乳,右手则隔着丝裤抚摸着我的大腿。

  (……这样不行,再这样下去,昭弘又要我为他口交了,那我诱惑他,想要他奸淫我的计划不就失败了?……)

  我这么想着,就推开了昭弘。

  「咦,妈妈……优香妳怎么……每天口交一次的期限不是还没……」

  昭弘有时都会直接叫我的名字,他对于我又推开他感到不解。

  「昭弘……都中午了,吃完饭……再说吧……」

  昭弘不大愿意的听我的话吃中餐。吃完中餐,我们母子在客厅里看电视,由于家里有装解码器,在我与昭弘的关系由母子转为亦母子亦情人的关系后,我俩母子常看着激情的无码第四台的春宫电影来增加情趣。通常在看春宫电影时,昭弘的手都会不规矩的在我的身上游走,每次都是昭弘主动,我才回应着他。今天春宫电影一开始,我就主动的坐在昭弘的大腿上,就来个热吻给他。

  「嗯……妈妈,妳今天好……好奇怪喔……怎么这样的主动?……」

  在昭弘疑问时,我则往下一摸,我的白细小手就隔着昭弘的裤子搓揉起他的肉棒,我轻轻慢慢的搓弄着昭弘的肉棒。

  「啊……好爽啊……优香……妈妈……喔……」

  昭弘开始受不了了,我则再更进一步拉开他裤上的拉链,拉下他的内裤,用我的艳丽的小嘴含进他的大肉棒,开始套弄起大肉棒,昭弘这时更加陶醉在我套弄着他的肉棒的快感中,且他的哼声连连:

  「喔……啊……优香……我快……你的儿子快射出来了……」

  这时我赶紧将肉棒吐出,然后离开他的身边。

  「耶?妈妈……妳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又在诱惑逗弄着我?……」

  「昭弘……你再忍耐一下……下午三点半时……你到妈妈的房间来……妈妈要给你个惊喜……」

  我说完不顾昭弘的反应就走进了房间。

  过了十多分钟,三点半了,昭弘敲门后,便开门进来我房间,我则坐在床边媚眼如丝的看着昭弘。

  「啊……妈妈的房间好香喔……我从小就最喜欢来妈妈的房间了……充满着妈妈的味道,喔,真是香啊!」

  「……昭弘,你这么说,妈妈很是感动……对了,今天是你生日,妈妈……要送你一件生日礼物。」

  「喔,妈妈妳要送我生日礼物啊?是什么东西?」

  「……你的礼物妈妈已经放在你前面了……」

  「耶?没有啊?在哪边啊?妈妈……」

  「……小笨蛋……妈妈就是你的礼物啦……」我红着脸说。

  「什么?妈妈你是我的礼物……妈妈你怎么可能是礼物嘛?妈妈,妳不要开玩笑了!」

  「唉啊……昭弘,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装不懂来逗妈妈啊?」

  「什么真不懂、假不懂的,优香……妳到底在说什么啊?」

  「讨厌啦你……真不好意思,妈妈送你的礼物就是妈妈已经决定要让你……让你……插进妈妈的肉屄里……让你干妈妈……唉啊……我怎么会说这种话,真是羞死人家了啦……」

  我说完,害羞的将头低低的,红着脸,不敢看昭弘。

  「真的吗?……我不是在作梦吧……妈妈……妳真的愿意……愿意让我干妳了吗?……」

  「……昭弘,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妈妈要做你的女人,真正的做你的情人、妻子。现在在我心中,你固然是我可爱的孩子,但你更是妈妈生命中最重要的情人丈夫……所以,妈妈……妈妈要献身给你……让你干妈妈……」

  我抬头更是娇媚的看着昭弘。

  这时昭弘再也按耐不住,走来我身边坐下,就是与我一阵法国式的热吻,我的舌头与昭弘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的用嘴吸着对方的舌头,吃着对方最甜密的口水,这是一个相当甜密的母子情人之吻。

  昭弘的手更是不耐烦的搓捏着我的丰乳,隔着我的紧身衣捏着我那早已硬挺的乳头,另一手则是伸进我的黑色短裙,隔着紫色内裤,爱抚我的肉屄。

  「妈妈……妳都这样的湿了……」

  「嗯……昭弘……妈妈……妈妈好爱你……啊……啊……」

  「优香妈妈……昭弘也爱妳……妈妈来……来套弄我的大鸡鸡……」

  我既然决心要做昭弘的女人,他说的话我当然是立刻遵从,因为他是我最爱的小丈夫,我低下身去将他的裤子及内裤脱掉,开始用手套弄他的大肉棒。

  「啧……噗……滋……昭弘……你的肉棒好粗……好长喔……妈妈……妈妈爱死你这可爱的鸡鸡了……你的肉棒好香……妈妈从今以后……每天都要舔吃昭弘的肉棒……好吗?……昭弘……」

  我一手搓弄着昭弘的肉棒,一面又用嘴吃弄着昭弘的龟头,另一手则玩弄着两颗小肉球。

  「啊……妈妈……好棒……妳用嘴吃弄着男人的肉棒的口交技巧……实在是令我好爽喔……优香……妳以后可以天天的吃弄我的鸡鸡……只要妳高兴,儿子的鸡鸡随时都可以让妳吃弄……啊……」

  昭弘此时更是将他的手伸进我的内裤内,首先用手指在我茂盛的阴毛慢慢的玩弄,一会儿,昭弘就用他的中指及食指开始向我的肉缝外的两片花唇摸弄搓揉了起来,而且不时还会捏捏我的小肉豆。不用说,我大腿中间的肉屄自然是流出愈来愈多甘甜的淫汁了。

  「啊……哦……嗯嗯……不行了……昭弘……啊……妈妈……优香……好舒服喔……哦……」

  就这样,我与昭弘双双的侧躺在床上任由对方的爱抚搓弄,此时我们母子的快感非是普通男女的爱抚快感所能比拟的,因为我和昭弘既拥有母子的血缘关系与亲情,却也同时有着超越母子之情的男女之间情爱,这种愉越肉体上的快感,恐怕只有世上有母子相奸的母亲及儿子方能体会了。

  这时我正卖力的吃弄着昭弘的肉棒,而昭弘在我内裤里面的手更是用中指及食指插进了我的肉屄内,当然,我自然又是一阵淫荡的呻吟。我愈是淫荡的呻吟,昭弘就愈是将手指在我的肉屄内用力的抽插着。坦白说,昭弘的爱抚技巧,确实能为我带来比他父亲给我的爱抚更多的快感,也就是因为这样,我觉得我爱昭弘的程度已远超过爱他父亲的程度了。

  「妈妈,我想吸妳的奶奶,可以吗……?」

  我娇媚的看了昭弘一眼,便点点头。于是昭弘将我的紧身上衣拉上,同时将我的紫色胸罩也往上拉,我的两颗白嫩嫩的肥乳就露了出来,昭弘就开始吸住吃着我的肥乳,他一面吸着我涨硬的粉红色乳头,一方面又用手搓着我的奶子,在我大腿中央的手也是不停的在抽插着我的骚屄。

  「啊……好……好棒……昭弘……妈妈……妈妈永远是你的妻子……优香的身体随时都可以让我的亲儿子玩弄……啊……」

  我们母子这样爱抚了对方一会后,昭弘的手指突然离开了我的身体,并将我自床上抱起。

  「啊……我的好儿子……不要……不要停嘛……优香……妈妈正爽着呢……你将妈妈抱起来要干什么?……」

  昭弘低下头吻一下我便说:「我的小荡妇妈妈,不要心急……儿子等一下要做的是会让妳有更多快感的事……妈妈……今天我们母子要好好的干干对方……让我们母子能做真正的夫妻、情人……」

  「……嗯……昭弘……妈妈一切都听你的……妈妈是你的女人……无论你说什么……妈妈都会像妻子一样的听从你……」

  我羞低着头,靠着昭弘那宽而结实的胸膛,然后昭弘又给了我一个热吻,一直走向沙发之前昭弘和我都持续的在热吻着对方,同时昭弘那早以挺立的大肉棒也顶在我的屁股下面,然后就这样将我抱到沙发上让我坐着,昭弘则是蹲在我的前面。

  「妈妈……我想脱掉妳的衣服了,可以吗?」

  「嗯……昭弘,妈妈听你的……」

  接着昭弘将我的衣裙给脱了下来,昭弘看见我那性感大胆的内衣吊带袜:

  「妈妈……优香……这是……好美喔……妈妈……妳好性感……」

  「啊……昭弘……这是妈妈今天特地……为你买的内衣……你喜欢吗?」

  「……妈妈妳真是太美、太性感了,妳真是适合穿有吊带袜的内衣……」

  昭弘这时又将束缚在我的乳房的乳罩拿下来,同时将我用内裤两侧系的细绳给解开,我那肥奶及带有诱人的阴毛的粉红小屄就露了出来。

  我的身上只剩下吊带及丝袜还有高跟鞋,昭弘将我的双腿大大的分开并高高举起,接着就把我的肉缝外的两片淫肉剥开,露出我肉屄里的粉红嫩肉,就用他的舌头舔弄起我的淫屄。

  「啊……啊……昭弘……啊……哦……」

  昭弘见我已渐渐进入高潮,更是用手搓揉着我的丰乳。这时我实在是已经受不了昭弘的爱抚了,深怕昭弘的大肉棒还没插进我的肉屄前,我就恐怕要泄出来了。

  「昭弘……啊……不要再逗妈妈……优香了……我要……妈妈想要你……」

  「嗯……妈妈,妳想要什么?说清楚一点……」

  「唉啊,昭弘你讨厌啦……还装做不知道……妈妈说不出口啦……」

  「嘿嘿,妈妈妳不说清楚,我就不知道要做什么……」

  「你坏……昭弘你坏死了啦……你欺负妈妈……」

  昭弘见我不肯说出要他与我性交的话,便用手及舌头更加奋力的玩弄着我的身体。

  「啊……昭弘……哦……不管了……昭弘……妈妈……优香……要你的粗大肉棒插进妈妈的肉屄……啊!好羞人……」

  昭弘一听我说出来了,就停止对我的挑弄,又将我抱回床,让我躺在床铺上。接着昭弘也脱掉他全身的衣服,露出他的粗长肉棒,转而用他那粗大的龟头在我的肉屄外擦弄着,而且还针对我敏感的阴核进行擦弄。昭弘这样的么擦着我的肉屄而不插进来,简直是换另一种方式在逗弄着我。

  「啊啊……儿子……不要再这样逗弄优香了……快……快插入妈妈淫荡的肉屄内……」

  可是昭弘却依然擦弄着我的肉缝不插进来,我的肉屄里的淫水更是不受控制的源源流出。

  「啊……好儿子……我的大肉棒丈夫……快点插进来我的小屄嘛……让妈妈爽快……哦……好不好嘛……优香答应你,每天都让儿子你插妈妈的骚屄……好不好……嗯……昭弘你快点插进来吧……不要让妈妈着急……」

  「嘿……妈妈,我这样逗弄妳,妳爽吗?其实我不插进去,是因为妈妈妳上次也捉弄我,不让我射出来……而且妳也好几次拒绝我插入妳的肉……现在是妈妈妳说可以让我每天插妳的小屄的喔……妈妈妳可不淮反悔……好吧……看妈妈妳这可爱受不了的模样……优香……我要插进去了喔!……妳要张大眼睛看儿子的肉棒插进妈妈妳的肉屄内……」

  我们母子相爱结合的一刻终于要来临了,我当然是张大眼睛看着昭弘的肉棒进入我的肉屄内。可是昭弘可能是没有性经验,他想要插进我的肉屄,却一直找不到我的肉屄入口,也许是我的阴毛太多了吧,昭弘一下插进我的尿道、又一下差点插进我的肛门内。

  「啊……昭弘……你不要急……你把你的肉棒伸出来,交给妈妈……优香用手帮你进入妈妈的肉屄内……」

  接着我伸手将昭弘的火热大肉棒握住,我一握不禁想,昭弘的肉棒这么的大,而我已经有五年的时间没和男人性交了,即使我有肉体需要,也是靠我自己的手指来手淫,我的肉屄是否能塞得进昭弘的大肉棒呢?可是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也不可能停下来。我就怀着即期待又有点害怕的心情将昭弘的肉棒缓缓的拉进我的肉屄,然后就将昭弘的肉棒导进我的肉屄。

  「啊~~……」这是五年多来第一次有坚硬之物进入我的身体,我不禁吟呻了一声。

  「啊……这就是妈妈的肉屄……好棒……里面好温暖……我终于插进妈妈妳的肉屄里了……妈妈妳的骚屄好紧喔……我就是从妈妈这里生下来的……好舒服……好爽喔……」

  虽然昭弘这么说,但是我可能是因为五年来没有被男人插屄了,昭弘的肉棒一进入我的肉屄内,我的肉屄内感到稍微的痛感,可是在痛感中又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充实快感,这两种感觉使我忍受不住。

  「啊……昭弘你先不要抽插……妈妈很久没有被男人插屄了,你先让妈妈暂停调整一下……等妈妈说好了,你……你再干妈妈……」

  昭弘听了我的话,肉棒不再抽动,但是昭弘这时却很温柔的吻着我,搓揉着我的丰乳,使我感到情人在性交时那份互相爱抚着对方的情意,加上昭弘又这么温柔的对我,很快的我的肉屄已充满了大量的淫液,肉屄内也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愉悦骚痒感。

  「哦……昭弘……可以了……妈妈肉屄内好痒喔……你赶快插动……让妈妈爽快……」

  昭弘开始插动着他的大肉棒,他每抽动一下,我就爽快无比,果然昭弘他的肉棒比他的父亲给我的快感更高,这时的昭弘已取代他父亲在我心中的地位了,我爱昭弘更胜爱他的父亲。

  「啊……妈妈,妳的肉屄好紧……好像处女的肉屄一样……喔……儿子……不行了……要射了……喔……」

  「什么?……昭弘你……」

  昭弘是第一次性交,而且对像又是成熟的女性,我又是他的妈妈,在这重重的快感乱伦想像下,他自然是忍不住射了出来,接着昭弘快速的插着我的肉屄,不久我感觉到昭弘在我的肉屄内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妈妈……妈妈……」昭弘在射精时如此的叫着

  (啊……昭弘你射出来了……妈妈怎么办?……妈妈还没……还没……)

  「优香……对不起……我忍不住就射了出来,妈妈……妳还没高潮吧……」

  「傻孩子……你是第一次与女人性交嘛……难免会把持不住……妈妈没关系的……只要你达到快感……妈妈就已经很满足了……」

  虽然我口头这么说,但是昭弘那射完精的肉棒还是很硬挺的在我的肉屄内。

  昭弘的肉棒就这样不动的塞在我的肉屄内,反而使我的肉屄更加的骚痒,屁股也因为我未达到性高潮而不自觉的微微扭动起来,但我还是像个柔顺的妻子一般,轻轻的用手抚摸在我身体上面的弘昭的头:

  「昭弘……你从妈妈的身上下来吧……妈妈要擦一下我的肉屄及你的鸡鸡……因为你射了很多在妈妈肉屄里面……」

  昭弘抬头看我,就点一下头,离开了我的身体,就在他的大肉棒要抽离我的肉屄时,我差点又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因为我尚未达到高潮,不想让昭弘的肉棒离开我的肉屄,接着我想拿卫生纸擦拭我的肉屄及昭弘的肉棒。

  没想到我一站起来,昭弘射在我肉屄里面的精液顺着我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沾满了我整个床单。

  「啊……昭弘你看你……将精液射进这么多在妈妈的肉屄里……害人家的大腿及床单都是你的精液……」我红着脸娇媚的向昭弘说。

  这实在是一个淫猥的景像,昭弘看到了之后,他的肉棒竟然又再度挺立起来,而且比刚才还要大、还要粗长,看得我肉屄骚痒得很,又淫水直流,我的淫水就和精液混合,愈流愈多。

  「喔……妈妈……优香,妳这个样子,好淫荡、好美喔……又让儿子忍不住了啦……」

  「啊……讨厌!……昭弘,你的肉棒又硬大了起来……真是的……别这样看妈妈……像头小色狼一样……」

  年青人真不愧是年轻人,像昭弘这个年纪正是男人性欲最强的时候,看来今天我可从昭弘那里得到许久没有的爽快感。我走到床边的桌子拿了张卫生纸先塞进我的肉屄里,然后又拿了二、三张卫生纸,走到昭弘的身边,慢慢的为他擦拭流在他身上的淫液及他射出来的精液。昭弘张开大腿让我方便的擦拭他的肉棒,同时又伸手搓捏着我的淫乳。

  「昭弘,你好讨厌喔……这时候还要这样的玩弄妈妈的乳房……」

  「优香,妳太美了,无论是脸孔或是身材都是天下间最完美的,我真是感谢上天,将妈妈妳赐给我当妻子,同时也很高兴妳是我最爱的妈妈……就是这样才使我更加的爱妈妈妳……无时无刻都想干妈妈妳……」

  「昭弘……你真是我的好儿子……亲丈夫……」

  「对了……妈妈,我射了那么多的精液在妳的小屄中,妈……妳会不会怀孕呀……刚才是我一时太兴奋,而忘记将鸡鸡抽出来,完全都没有考虑到优香妳……对不起……妈妈……」

  看昭弘一脸为我担心忧愁的表情,我急忙道:

  「嗯……我的好儿子,你不用担心,今天是妈妈月经过后的安全日,你射再多的精液进去妈妈的小屄,妈妈都不会怀孕的……所以昭弘你可以和妈妈尽情的享受性爱带给我们母子的愉悦快感……把你鸡鸡的所有精液都射进妈妈的屄屄内吧……」

  昭弘究竟只是一个刚满十五岁的孩子,所以刚才我解释不会怀孕的原因,以及上次在与他洗澡时有稍微讲解到女人的生理构造和女性的生理期,他还是有些不太了解,但他总算知道今天我与他作爱,即使不避孕,我也不会怀孕。

  昭弘一听我这么说心情立刻轻松不少:

  「太好了妈妈……我终于可以安心的爱着插干妳了……」

  我一听昭弘这么诚恳的说,心中更感甜密,将手中的卫生纸擦拭完昭弘的肉棒后,马上又将我心爱的昭弘的肉棒含进我的性感小嘴里,让昭弘感受我对他的「爱意」。

  「啊……妈妈……好棒……再用力的舔弄我的大鸡鸡……唔……」这时昭弘将我的下体转到他的脸上,并把我塞在我的肉屄的卫生纸拿了出来,然后再将他的舌头伸进并舔弄着我的香屄。

  「啊……昭弘……哦……你弄得妈妈好爽喔……喔……」

  就这样,我与昭弘正式进入第二回的「肉体交战」,我与儿子昭弘采用女在上男在下的口交方式,互相为对方舔弄着生殖器官,这样的肉体上的亲密接触,加上我们彼此是亲母子关系的身份,使我与昭弘更加的有快感,并享受着这一份乱伦的快感。我感到我口中的大肉棒已经涨大,而且几乎比刚才还要大上一倍,我愈舔弄着儿子的阴茎,我的肉屄里的密汁愈是不停的流出,因为我刚刚尚未达到高潮。

  「啊……昭弘……优香……妈妈不行了,妈妈的小屄好痒……好难过喔……昭弘,快……快把你的大鸡鸡给妈妈的小屄吃……喔……」

  可是昭弘却好像没听到我的哀求一样,仍然持续的用舌头及手指玩弄及舔弄着我的阴唇,同时更用他的嘴含着我最敏感的「肉豆」,不停的吸吮着我的肉豆,我当然是受不了这刺激,淫水不停的从肉屄流出。

  「啊……昭弘……别玩弄优香了……哦……快……快把你的大肉棒给妈妈……喔……」

  接着我也更加的卖力搓揉着昭弘的肉棒,希望昭弘会忍受不了来插我的肉屄。不久,昭弘似乎真是受不了了,将我翻过身,然后握着自己的肉棒又开始摩擦起我的肉屄。

  「啊……昭弘……不要再挑逗妈妈了,优香的肉屄好痒……需要你的大肉棒,快……快插进妈妈的肉屄吧……啊……」

  「……好吧,妈妈我就饶了妳,优香,儿子的大肉棒要插进妳的肉屄了……」

  说完,「噗哧」的一声,昭弘粗长的肉棒已经被我的骚屄给吞没了。

  「啊……哦……好……好棒……儿子……亲儿子丈夫啊……哦……妈妈好爽喔……」

  昭弘此时更是勤奋的对着我的肉屄进行抽插,昭弘经过一次射精后,不但不觉疲惫,而且我觉得昭弘的肉棒显的更加的粗大勇猛,如此,当然把我这个妈妈弄的淫声连连,呻吟不断:

  「喔……啊……唔……我的大肉棒儿子……你插的妈妈的肉屄好舒服哦……哦……」

  「舒服吗?妈妈……」昭弘如此问道,我自是不停的点着头。

  昭弘见我如此沉醉在他的抽插技巧之下,对我的上半身肉体更是不肯放松,将我抱起,接着头靠近我的巨乳,然后用嘴吸、舔、弄着我的乳头,并用一手不停着搓揉我的乳房,而另一手则还是抱着我的屁股,用他在我的淫屄的大肉棒用力着抽插,在昭弘这样的性接触玩弄下,我感到我已经快要高潮了。

  「啊……儿子……快……快……喔喔……快用你的大鸡鸡狠插妈妈的小屄……啊……好爽……哦……昭弘……妈妈……优香……泄出来了……啊……」

  接着我一阵的痉挛,肉屄开始紧缩,而阴道口也在同时夹紧昭弘的大肉棒,然后肉屄里面的阴精直接喷洒在插在我阴道里面的昭弘大肉棒上。

  「啊……啊……我的大肉棒儿子……呼……呼……」

  高潮过后,我无力的依偎在昭弘宽大的胸膛,不停的娇喘着,这是自从昭弘他父亲过世后,我第一次真正的感觉到性高潮,而且是这么棒的性高潮,而让我性高潮的男人竟就是我现在依偎的儿子,那份高潮过后的愉悦感更是加强在我的心头,昭弘见我无力的依偎在他的胸膛,不禁用手来抚摸着我那长长亮丽的黑色秀发。

  「呼……昭弘……你还没射精吧……对不起……妈妈只顾到自己泄身,而没让你也射精在妈妈的小屄里面……」

  「没关系,妈妈……今天还很长,我们两母子可以尽情的不停交欢,我今天可是要让妈妈妳尽情的享受儿子这根大鸡鸡,让妈妈妳泄到不能再泄身,全身无力为止……」

  我一听,不禁脸红心跳,娇羞的靠在昭弘的胸膛上:

  「……讨厌……你这个坏孩子,竟然要奸淫到妈妈全身无力为止……妈妈不来了!……优香不给儿子你干了啦……」

  接着我故意要离开昭弘的身体,但昭弘的那根大肉棒还在我的肉屄内。这时昭弘的肉棒却又开始在我的肉屄内抽插了起来。我因高潮不久,还正沉浸在高潮的快感中,昭弘此时又开始抽插,我还来不及享受完前一波的快感,而后一波的快感又再度袭向我的肉体。

  「啊……讨厌……昭弘你又……哦……」

  「嘿……妈妈……妳舍不得离开我了吧……这次我要奸淫妳,让妳爽到全身无力为止……」

  接着昭弘又将我放在床上,用传统的男女性交姿势使我俩母子交合着,昭弘卖力的在我的肉屄抽插着,而我才刚达到高潮,高潮未退,肉屄正敏感的时候,昭弘又开始插我的肉屄,带给我又是一阵的性快感。

  「哎唷!你……啊……你这个坏孩子……喔……竟这样玩弄妈妈的肉体……」

  昭弘这时将躺在床上的我抱起,就这样,昭弘与我两母子就用男女的性交坐姿互相干弄起来。昭弘跟前一回一样,再度用他的嘴吃弄着我丰乳的乳头,另一方面他的大肉棒也更加卖力的在我敏感的肉屄不停的冲刺、抽插,而我因为高潮连连不绝,淫屄自然是不停的流出甘甜的密汁。

  「啊……昭弘……喔……你好棒喔……哦……带给妈妈……妈妈这辈子从未享受过的快感,……啊……唷……」

  「妈妈……啊……妈妈」昭弘他只是这样的叫着我。

  在这样不断的母子男女交欢抽插之下,我又感觉到快要高潮了:

  「啊……再用力……昭弘再用力插妈妈的骚屄……哦……妈妈……妈妈要再泄身给儿子你……啊……亲儿子丈夫……妈妈爱死你了……」

  昭弘一听我这么说,便停止插我的肉屄,并从坐的姿势将我从床上抱了起来。

  「昭弘……怎么不干了……优香……妈妈的屄屄正发痒的很……」

  昭弘低头吻了我一下:「妈妈,别急……儿子要带妳去一个让妳能更加有快感的地方……」

  接着昭弘将我抱在身上,大肉棒依然在我的肉屄内不停的插着。

  「啊……好爽……妈妈要永远做儿子的女人……喔……」

  就如此昭弘以边走边干我的方式走向了我的梳妆台,然后昭弘就以这种的性交方式在我的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嗯……昭弘,你带妈妈来梳妆台做什么?」

  「妈妈……妳先离开一下儿子的肉棒,然后面向着镜子……」

  我自然是遵从着昭弘,用很舍不得的方式一边扭着屁股,并用肉屄夹紧肉棒,一面起身,就在儿子的肉棒要脱离我的肉屄时,我不禁又娇啍了一声:

  「哦……」

  「妈妈……现在妳面对着镜子……然后优香妳自己用坐姿将我的肉棒再插到妳的小屄里面……」

  「啊,讨厌……要妈妈自己将儿子你的肉棒插到优香的屄屄里面……妈妈觉得好羞耻喔……」

  我虽然这样说,但是红着脸还是先用右手扶正昭弘坚挺的肉棒,接着我的左手边搓揉着自己的巨乳,大腿中间的肉屄慢慢的接近儿子的大肉棒。我一想到自己用这样淫荡的方式来接纳儿子的粗长阴茎,肉屄就愈是不受控制的流出淫水,淫水一滴一滴的滴在昭弘的肉棒上。我的身子往下一沉,昭弘的大肉棒又一寸一寸的滑进了我的肉屄里面了。就在昭弘的肉棒再度的插进我的肉屄时,几乎就快顶到了我的子宫,而且我差点就又快忍不住达到高潮,身体不禁颤抖了一番。

  「啊……儿子……妈妈已经照你的话做了……接着你要怎么干妈妈……」

  我用女人极抚媚的态度向着我的儿子情人挑逗。

  儿子先是深情的吻了我,我与昭弘的舌头互相交缠彼此吸弄了一会后,昭弘接着说:

  「妈妈……妳将脸朝向镜子……看着我的肉棒插进妳的肉屄的镜子……」

  我的梳妆台上的镜子非常的大而且非常的宽长,因此昭弘的肉棒插在我的肉屄的淫猥景像也能看得很清楚。

  「啊……好淫荡喔……妈妈好羞耻……妈妈不要看啦……」

  「不行……妈妈,我一定要妳看……不然儿子就不插妳的小屄了……」接着昭弘就故做欲离开我的身体。

  我当然这时很着急:「好啦……好啦……优香看镜子……昭弘,你不要离开妈妈……」

  然后我脸色娇红的看着镜子,镜子上反映出我正张开着大腿,而昭弘的粗长肉棒也正一上一下的在我的肉屄中不停的插动,而我也能清楚的看到我的肉屄也不断分泌着屄汁,由我的肉屄流到昭弘的大肉棒上。随着昭弘的大肉棒在抽插时,我的两片阴唇也被昭弘的大肉棒弄得翻进翻出。

  「啊……羞死人家了……怎么妈妈会这么样的淫荡……」

  「就是妈妈妳表现的这么淫荡,我才更加的爱妈妈妳……妈妈妳自己先扭动着腰上下摆动,让儿子能先休息一下。」

  「啊……妈妈是你的女人,一切都听你的……」

  昭弘说完,我躺在昭弘的怀中便自己开始摇摆着我如细柳的腰部,上下的移动起来。我盯着镜子,镜中的我正自己用我的迷人销魂的肉屄如狼似虎的在与昭弘的大肉棒交欢,看着我自己摇摆着腰一上一下的让儿子昭弘的大肉棒不断的插进我的肉屄,我的快感就愈来愈强烈。

  「啊……好……好爽……好棒喔……啊……昭弘……你的大肉棒怎么会这样的粗长……哦……干死妈妈了……」

  「喔……这……这都是妈妈妳生给儿子我的……」昭弘在我的耳边说着。

  「哦……怎么会这么好……我生下让妈妈自己可以爽快的东西……啊……噢唷……大肉棒哥哥……我的小丈夫哥哥呀……你赶快移动你的腰部,来干妈妈的肉屄吧……优香……妈妈弄得自己不上不下的屄里骚痒的很……妈妈快受不了了……啊……我的好儿子……快……快再插妈妈……」

  因为昭弘完全是静止的在享受我用肉屄套弄着他的肉棒,所以不会很着急想要射精,但是我却被我自己弄得很难过,刚开始昭弘还会稍微配合我插动一两下,但慢慢的我渐渐快达至高潮时,我为了要高潮,更是努力的摇摆细腰,一上一下的让昭弘的肉棒能更深入我的肉屄。可是昭弘看我自己的腰部愈摇愈快,知道我又快泄出来了,就故意完全停止动作,不让肉棒插动。结果只要我快到高潮时,昭弘就让大肉棒静止,我靠我自己也没办法泄身,可是等到我的高潮又稍退时,昭弘这个小坏蛋又开始一抽一插的弄着我的肉屄,将我逗至快要泄出来时,又将肉棒停止不动了,害我真是要泄身也不是、不泄身也不是。

  「啊……哦……昭弘……不要再这样逗弄妈妈了……快……弄……不要让妈妈着急又难过……」

  「妈妈……妳在着急什么?……说给儿子听听……」

  「哦……你……你这个只会欺负妈妈的坏儿子……讨厌……明明知道妈妈要什么……还要妈妈说出来……」

  「快说啊妈妈,不然我怎知道妳要什么……」

  「啊……羞死人了啦……这种羞耻的话要妈妈说……哦……不管了……昭弘你快用你的大鸡鸡让妈妈泄出来吧……啊……」

  「嗯,好,我的小骚屄妈妈……」接着昭弘就以快速的插屄方式,将肉棒不停的在我的肉屄插着,并从我的背后用双手用力的搓揉着我的双乳。

  「啊……好……儿子再快一点……唔……啊……妈妈泄出来了……」这时我的肉屄再次夹紧不停的紧缩着昭弘的肉棒,一股阴精从我的体内流出,直接喷洒在昭弘的龟头上。

  我因为这次泄身太过兴奋,而暂时昏迷了过去。

  一会儿,我醒了,我用眯的双眼看着眼前的景物,昭弘正正面的抱着我并坐在床上低头在吸着我巨奶的乳头,我的乳头似乎被昭弘吸得发涨,而我也感觉昭弘的大肉棒还未离开我的体内,而且还是非常硬挺的在我的肉屄内,可见昭弘刚才未与我一同达到高潮。

  「嗯……昭弘,你还没射精吗?……」

  昭弘见我苏醒了,便一面改用手玩弄着我的肥奶,一面回答我:

  「我还没射精呢!妈妈,我还要再干妳一次,才会射精……」

  「嗯……我的好儿子……你怎么这么持久?妈妈都被你弄得泄身两次了……」

  「妈妈,这次我想从后面插干妳的小屄,可以吗?」

  「啊……你让妈妈休息一下……好不好……」

  连续两次的性高潮弄得我有些受不了了,可是昭弘一听我这么说,他那硬挺的肉棒又在我的肉屄内抽插了起来,同时也不停的玩弄着我的乳房及乳头。我的快感未退,昭弘又来这一招,使我的肉屄又开始骚痒了起来,同时肉屄流下一阵一阵的淫水。

  「啊……哦……嗯……唔……昭弘你……啊……」

  「怎么样?妈妈,想不想再被儿子干……让儿子插屄呀?……」

  「嗯……真是拿你没办法,妈妈被你弄到屄屄骚痒的很,要不想被你插都不行了。好吧,就算被儿子你干的昏迷,我也要让你干妈妈,不管昭弘你要妈妈的身体多少次,妈妈都会给你的……」

  昭弘听完很开心的微笑一下:「那妈妈,我现在先将我的肉棒抽出,妳趴在床上,将妳迷人的臀部高高翘起,我要从后面插优香妳的小屄屄……」

  就将肉棒抽离我的肉屄,在抽离时一丝液体连着我的肉屄与昭弘的肉棒,我也配合的转过身,并将我的长长秀发拨至一边,露出我那雪白的背部肌肤,接着跪在床上用两手撑着身体并挺起我丰满的屁股,两腿张的开开的,让昭弘能清楚的看见我的肉屄,以免昭弘因为我的阴毛太多找不到阴道口,而不小心插进我的屁股洞。

  「嗯……昭弘……优香已经将臀部挺好在等你了……快……快来干优香……」

  「好……我的骚妈妈……」昭弘的大肉棒己对准了我的肉屄口,「噗哧」的一声,由于我的淫汁分泌的很多,昭弘很顺利的就将他的大肉棒插进我的肉屄内。

  「啊……昭弘……你的大鸡鸡又插进妈妈的体内了……哦!美死妈妈了……」

  一声一声「啪啪」的肌肉撞击声,是昭弘正不停的在我的屁股后操弄着我的肉屄,我也配合着昭弘用力的摇摆着腰部及臀部。

  「哦……美……美死妈妈了……啊……再干……再用力插干优香……优香的肉屄永远都只给儿子你干……唔……我的亲肉棒哥哥呀……你又快把妈妈干得晕过去了……啊……」

  「喔……妈妈……不管我插进妳的小屄多少次……妳的小屄都总是这么样的紧缩……让儿子好舒服喔……」

  「嗯……昭弘你的肉棒也好粗大……干得妈妈……啊……爽死了……」

  「妈妈……优香……妳是我一个人的女人……」

  「喔……我……妈妈……妈妈是儿子你的女人……」

  接着昭弘从后面伸出两手,用力的玩弄着我的巨乳,腰部则是卖力的一挺一挺的用肉棒在我的肉屄内使劲的抽插着。这样差不多昭弘把我的肉屄插得有一百多下时,突然昭弘抽插的速度变快,在我的屄内拚命冲刺。

  「啊……好爽……哦哦……昭弘……妈妈又要……又要被你干得泄出来了……嗯……」

  「喔……妈妈我也……我也快射出来了……我们一起出来吧……」

  「哦……好……妈妈……要与儿子一起泄出来……啊……」

  昭弘拚命的抽插着我的肉屄,同时不时的摩擦着我的阴核,不久,一阵快感又在我的体内爆发,我的肉屄紧咬着昭弘的大肉棒,并不停的紧缩夹着,从子宫内洒出阵阵的烧热阴精直接淋在昭弘的龟头上。

  昭弘的肉棒被我的温热的阴精这么一淋,插到此时也受不了了,也射出一阵又一阵的精液在我的体内,并用力抱着我的身体,我与昭弘不期而然的呻吟了出来:「啊……」然后双双的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