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儿子的爱恋1-2

时间:2019-11-19

第一章 看到儿子自慰

  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既然发生了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我叫「细川优香」是个日本人,今年二十九岁,已育有一子名叫昭弘,他今年已经十五岁了,相信大家都很奇怪为何我才二十九岁竟然会有个十五岁的儿子。

  其实很简单,因为我早婚,当我十五岁的时候,在我的故乡日本遇见一个来自台湾的留学生,由于他初到日本,因此在一切上都诸多不变,我见状就帮助他解决了他一些生活上的问题,不久我与他日久生情,也就这样怀了他的孩子--昭弘。

  后来我产下昭弘后便嫁来台湾,他的母亲早亡,且父亲又在我嫁到台湾的第二年便因中风而逝世了,所幸他的家境良好,父母留了不少的遗产给他,于是便这么无忧无虑的过了五年。

  但是在五年前,他因要与国外客户谈生意而坐飞机去美国,但在中途却遇上乱流,造成空难,因而我丈夫,便这么去世了,家中惨遭巨变,我忍着失去丈夫的痛苦,接下他的国际贸易公司董事长的位置,继续的发展他的事业,这一切一切的努力都只为了他惟一留下给我的依恋--昭弘。

  如此平淡的日子又过了五年,昭弘也已从待哺的幼儿变成了七尺的男子汉,这样的平淡的日子直到了昭弘十五岁,而我二十九岁的那一年,才有了意想不到的转变。

  由于我是公司的董事长,公司除非重大事项才需要我去处理,否则平日我是不用到公司去的,所以我才能持续的扮演着好母亲的角色,照顾着昭弘。

  但事情总是这么的突然,在昭弘十五岁生日前的一个月的某一天,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话说那一天早晨,由于昭弘每天上学前我都会在他起床前做早餐给他吃,这天我叫他起床后,我就到厨房做早点,但忽然一股想如厕的念头涌到下半身,因此我顾不得早餐冲向厕所,由于太急了,门竟忘了关上。

  就在我脱下内裤蹲下身由肉洞口放出热流时,此时昭弘突然推门进来,我因放尿到一半僵在马桶上,所以我整个下半身都裸露在昭弘的眼前。

  「啊……妈……妳……」

  昭弘被着突来的景像吓了一跳,但随即恢愎冷净,并且竟然直盯着我那长满着茂密阴毛的肉穴看,昭弘如此瞧着我的私处有好一会后,他的跨下中间部位竟开始臌胀。

  (由他的裤子形状看来,他的那里……好像非常的大……)

  此时我这么想着,(不行,他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能有这种的想法……)

  由于场面非常槛尬,于是我便红着脸,先开了口:

  「昭弘……你是不是要上厕所?」

  昭弘被我一叫,似乎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点着头。

  「这样啊,昭弘,不好意思,烦麻你先出去,妈妈再一会就上完厕所了,好不好?」

  昭弘听我这么说,就在外面说:

  「妈……我不急,妳慢慢来,没有关系……」

  他虽然这么说,但是我还是一排尿完,便穿内裤、裙子,走出厕所。

  「昭弘,妈妈上完了,你可以进去了。」

  「哦……」的一声,昭弘便进去厕所里面了,我则走到厨房,继续做早餐。

  但是刚刚被昭弘看到我的淫穴的那一幕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排回不去,不久我的下体竟感到一阵火热,我伸手进我的内裤内,抚摸我的肉穴,竟然湿成了一片。

  「怎会这样呢?」

  虽感到不妥,但是淫荡的肉穴汁液却是不断的流出,让我整个内裤都湿了,我赶紧到房间换了一条内裤,不久,在门外昭弘说了一声「上课了。」

  「路上小心点!」

  「知道了。」

  在昭弘出门之后,我便赶快换上套装,出门去买菜了,藉此来冲淡我的刚刚不伦理的欲火。

  傍晚时,在我准备晚餐时,昭弘已经回来了。

  「妈妈,我回来了。」

  「哦,你回来了,那赶快去洗澡吧,洗完澡准备吃晚餐了。」

  一会儿,浴室传来了一阵阵的冲水声,再过不久,突然昭弘从浴室传来一声:

  「妈,我的内裤忘了拿了,妳帮我拿来好不好?」

  「好,你等一下。」

  之后,我拿着昭弘的内裤到了浴室门口。

  「昭弘,妈妈帮你拿内裤来了,快开门来拿。」

  一声开门声后,首先映入我的眼前的竟是一条尺寸不小的白晰肉棒,原来昭弘没披浴巾就出来了,此时我的心跳加速,早上昭弘盯着我的肉穴看,就带给我不小的情欲刺激了,现在身体已经忍不住的流出我的淫液。

  我注视着他的肉棒好一会后,我红着脸好不容易说出:

  「昭弘……内裤拿了就快进去,以免着凉了。」

  「好!」

  我走到了客厅,心想这是不应该的(昭弘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能对他产生情欲呢?)。

  但是回头一想,(丈夫去世已有五年多了,这五年来,我都未再与任何男人有过肉体关系,我是女人而非化石,我是有情欲的,只是我一直压抑着,但今天与儿子的这些视觉上的接触,却撩起了我心中的欲火,但是无论如何,昭弘总是我的儿子,我不能再有这种情欲上的想法了;对昭弘会有这样情欲的反应,我想是他太像他的爸爸,情不自禁的……)。

  就在我思索的时间,昭弘已洗完澡出来了。在晚餐时,我们母子仍依旧谈论着昭弘在学校所发生的事,谈到一半时,昭弘的筷子掉了,他弯下腰去捡,但捡很久都不见他上来。

  「昭弘,怎么捡筷子这么久啊?」

  「哦……我的口袋里的钱也掉出来了,我正在找。」

  忽然我想到今天我穿的是裙子,而且是不超过膝盖以上十公分的短裙,或已可说是迷你裙了,那么昭弘在下面那么久,难道是在偷窥我的裙内春光?……想到这里,我不禁想(莫非昭弘也对我有意思!?)。

  接着我好像是要试探他一般,大腿有意无意的不时张开,让昭弘能隐约的看到我的内裤,由于我今天有穿丝袜,这对只有十四岁的他而言,这种景像可能有点再刺激了。

  果然,在桌下传出了阵阵的重呼吸声,吃过晚饭后,昭弘去做功课了,而我在处理完饭后残局后,就到浴室洗澡,当我脱下我身上的衣物时,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窥视我,难道是昭弘吗?

  我稍微看了一下浴室的窗子,果然,有一双眼睛直盯着我看,看来弘昭真的对我有意思了,昭弘对他自己的母亲有「性趣」。

  我若无其事的洗完澡,走了出去,昭弘已不见了,可能是怕被我察觉吧,接着我穿着浴袍,到了昭弘的房里吩咐他看完书后早点睡,我就回房了。

  在床上我想着今天昭弘看我的异样眼光,及偷看我的行为,应该是青春期的影响,男孩子在这一阶段通常对女性的身体很感兴趣,或许是他一时好奇吧,不久我便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想去上厕所,到了厕所发现我的胸罩、内裤竟不异而飞,我第一个反应是难道是昭弘拿走了?他拿走做什么用呢?于是我决定到昭弘的房间一探究竟。

  没想到一接近他的房间,从房间内传来阵阵微弱的呻吟声:

  「哦……妈妈……哦……」

  (什么,昭弘难道他……!?)

  我稍稍推开他的房门,赫然发现他竟光着下半身,右手拿着我的内裤在鼻子上闻,左手则在搓擦他的肉棒,我这时不但惊讶,同时手竟然不自主的伸到我的睡衣下内裤内,慢慢着爱抚着我的阴核,渐渐的我配合着房间里的昭弘手搓弄肉棒的速度,一直摸搓着我的阴核。

  「啊……昭弘……你是这样的想要妈妈……妈妈感到好舒服……好爽啊……啊啊……妈妈要跟你一起泄出来。」

  一会儿昭弘手搓弄的速度加快,从他的阴茎射出了不少的精液,而我失神地也几乎同时从淫穴里流出阵阵的淫液阴精,达到了从未达到的高潮。

  「啊……妈妈,我爱妳……」

  昭弘射精后仍在痉挛中。

  「哦……儿子……妈妈也好爱你……妈妈好想把身体给你干,让你的肉棒插入妈妈的肉穴内……让我们母子能一起爽,啊……」

  射完精的昭弘光着下半身睡着了。我在高潮过后,走进他的房间,替他盖上棉被,以免着凉,当我拉棉被至他的大腿上部时,他那可爱的肉棒,依然挺立,使我忍不住想含着这可爱的小鸡鸡,但我立即想到他是我儿子,这么做是不行的,不管昭弘是否是真心的爱慕我,如果我和他发生了性关系,那就是乱伦了。

  「啊……昭弘,妈妈真的好想好想和你一起做爱……」

  但我帮昭弘盖上被子后,还是回房了,这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章 互相的诱惑

  第二天早晨,我依旧早起准备着早餐,而昭弘也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表情从楼下走下来,或许是经过昨天晚上的刺激,我现在只要一看到昭弘就会心跳加速,脸色发红,最令我讶异的是我的下体竟感觉像有火一样在烧,且又好像有虫在咬一般,令我痒的受不了。

  (嗯……啊……为什么会一见到昭弘我的下体就忍不住的流出穴汁,这种情形好似是我与丈夫初结婚时的情形一样。)。

  没错那时我跟丈夫新婚时期常常性交,那个时期,不管是在那里时,只要是我与丈夫想做爱时,都会立刻交合,不论是在厨房、客厅、浴室、就连出外在公车上也曾经……

  五年了,自从丈夫去世后,整整五年我都未再享受过性交的欢愉。

  「妈妈,妳怎么了啊?整个人恍恍忽忽的,妳的脸也好红,是不是感冒了?」

  「哦,我没事,对了昭弘今天你们学校不是有母姐会,要家长去的吗?」

  「没错,妈妈上个星期妳答应我说要去的,不可以赖皮哦。」

  「好,妈妈知道,你快点吃早餐吧,妈妈去换去套装后,我们就搭公车到你的学校。」

  咦?大家一定感到奇怪,为什么我都是董事长了,怎么不坐私人专车,反倒是去搭公车呢?其实这是昭弘要求的,因为以前每次我都开车去接送昭弘上下学,其他同学都走路上下学,只有他是被车接送上下学,因此早在他上国中时,我要接送他上下学就都搭公车去他学校。

  「妈妈,好了没?快要迟到了。」

  「好了、好了,昭弘,我们走吧。」

  一到公车站,就看见大排长龙,看来今天坐公车可能有得挤了,一上公车我与昭弘就被挤到公车中间的门口,今天人太多了,我和昭弘又是面对着面,因而两个人的肉体便紧紧的贴在一起了。

  一开始,我还没什么不妥的感觉,但慢慢的我渐渐的感受到昭弘那男人气味,我逐渐的全身没力起来,他那坚厚的胸紧紧靠着我的丰乳,而他那男性的象徵也紧密的贴着我裙下淫穴的位置。

  一会儿,他埋在裤子底下的肉棒竟开始臌胀,愈来愈大,甚至大到紧紧的顶着我的裙子,我裙子下的肉穴口正好是他肉棒的顶口处,公车不一会就会晃动一下,如此等于帮昭弘在摩擦我的肉穴口,且偶尔还会摩擦到我的阴核,这样的摩擦法使我的肉穴忍不住的不断流出淫液。

  (啊……好舒服……好棒啊……我快忍不住了。)

  虽然我一直忍着不哼出声,但这样反而使我更加的忍受不住如此舒服的肉体摩擦,其间我抬头看着昭弘,发现他正紧闭着双眼,似乎也是在享受着美妙的肉体互相摩擦,他甚至好像有意无意的摆动着他的腰部,一下一下的顶着我裙下的肉穴。

  我的肉穴淫液愈流愈多,所散发出的女人独有的气味似乎也愈来愈重,昭弘好像也感觉到了,他的呼吸由轻轻的变为重重的呼吸,像是正在闻我那女人的气味。

  如此的想像加上肉棒在裙上摩擦,我的快感好似愈来愈提升,淫水也一直不停的流着,这时刚好经过一个正施工的地下道,公车四周围都黑了,因为是个正在施工的地下道,因此公车也比先前振动的更厉害,昭弘腰部摇摆的速度也随之增快。

  我忍受不住这强烈的肉体摩擦,开始非常轻微的哼出声来。

  「啊……好……哦……再激烈……啊……再快点……哦……」

  不晓得是不是昭弘听到我的呻吟声,他竟再加快腰部的速度,同时也是轻轻的哼着

  「啊啊……妈妈……妈妈……」

  听到他这么的叫着,此时我再也忍不住了,从肉穴内喷出阵阵的阴精,达到了性高潮,而昭弘裤中这时好像也达到了高潮,腰部一前一后的插着我的裙下肉穴,并也轻微的呻吟

  「啊……妈妈……啊……」

  虽然隔着裙子及内裤及昭弘的裤子、内裤,但我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出……昭弘他……

  射精了,而且射的不少。

  就在我们高潮之后,公车也出了地下道,我再抬头看着昭弘,他正四处观望,刚才的激情表情都不见了,(或许,他……是不敢看我吧!)毕竟我们是母子刚才的肉体亲密接触行为是不被世俗所允许的。

  到了昭弘的学校,一进校门,「昭弘,你在这边等一下,妈妈去一下厕所。」

  「嗯……好,妈妈……我在这边等妳。」

  看他红着脸回答我,看来他是为刚刚对我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啊……真是好可爱呀!

  走进女厕,关上门便立刻将内裤脱了下来,我把内裤翻过来看,看见有一大湿痕。

  (啊……都湿成这样了,看来等一下只好不穿内裤只穿裤袜及裙子出去了。)

  接着我把我的肉裤放进我的皮包后,就走出了女厕,到了刚才的地方却不见昭弘,我正准备找他时,他就从左方来了。

  「嗯,昭弘,你刚才跑去那里了?」

  「哦,妈妈,妳走不久,我也去厕所了。」

  看来他刚刚也是去厕所把内裤给脱下来,他是真的射精不少的样子,在昭弘他们班上教学观摩时,我那裙下没穿内裤的肉洞竟还感到微微骚痒,而且又流出了一些淫水。

  这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变得这么的淫荡,刚才才在公车上达到了高潮,怎么现在我的肉穴又在骚痒,且淫水一直在流,啊……都流到大腿根了,难道我真的是个淫乱的女人……

  从公车上昭弘的大肉棒顶着我的私处开始现在,我的大脑里都是充满着这种肉体上的快感……不行,今天在公车上的行为已经算是不伦理的行为了,我不能再这么下去,但是我真的能放下昭弘带给我的愉悦快感吗?

  昭弘中午放学后,我俩母子叫了部计乘车回家,在路上昭弘一直看着窗外,我知道他还在为公车上的事不敢看面对我。

  回到家中后。

  「妈妈……」

  「嗯,昭弘……什么事啊?」

  「今天在公车上,人太多了使我不由得的推挤妈妈,有没有把妳挤伤还是挤痛啊?」

  「傻孩子,妈没有怎样,不要放在心在了,知道吗?」

  「还好没把妈妈弄伤,不然我会很难过的,从小爸爸就离开了我们母子,一直都是妈妈在照顾着我,我…我最爱的就是妈妈妳了,希望妈妈妳……能够了解。」说完他就跑上楼上去了。

  昭弘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真的爱上我了吗?由他在公车上对我的行为……我想他真的可能已经爱上我了,怎辨?我们是母子这种事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从丈夫死后就一直依恋着昭弘,但我们究竟是不会有结果的。

  不成,一定要断绝我们母子这种不正常的男女欲念,虽我和昭弘尚未真的发生性行为,但如果不将我这种欲迎又拒的态度改变,总有一天,我和昭弘一定会突破伦理的界限,做出乱伦的事来。

  到了晚上,吃完晚饭后,我准备到浴室洗澡,进了浴室,在换洗衣物栏内发现我下午所换下来的内裤及裤袜竟放在最上面,而且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沾到一样,我拿起内裤一看有一片黄色的痕迹沾在我的内裤上,我闻了一闻确定那不是我流出的淫水所致,这是精液,看来昭弘又拿我的内衣裤去手淫了。

  虽然擦乾净了,但我从味道上仍可知道那是精液,啊……我已好久没有闻过男人的精液味道了,而且这还是我儿子昭弘的精液,本身肉体上的情欲,加上乱伦的想像,使我又不禁从肉穴汩汩的流出淫汁出来,我真是一个淫乱的母亲。

  衣物一件一件褪下后,我用洗身的香剂液体抹遍全身,经热水冲洗后,我整个放松的躺在浴缸内,这时我脑海内浮现的景像是上午在公车上昭弘那雄伟的肉棒顶在我的裙子上的情景。

  我不禁将右手移至我丰满的F罩杯的乳房上轻轻的搓揉,另一手则伸到我大腿的中央,我全身最神秘之处--肉穴,在我的大阴唇地带慢慢的摸弄,进而我将我的小阴唇翻开,我那白里透红的肉穴全貌便展现了出来,完美的肉穴口加上如森林般茂盛的阴毛,我忍不住将左手的中指及食指放进我的阴道,慢慢轻轻的在里面抽插,右手则是搓揉着阴核。

  (啊……昭弘你的好粗、好大,已经顶到妈妈的子宫了,哦……妈妈好爽好舒服啊……嗯……哦……)

  我已陷入了昭弘正在用他那雄伟的阴茎在插弄我的性幻想中。

  (哦……啊啊……昭弘,你的……好棒啊,妈妈的肉体随时都可以让你玩弄,哦……只要你想要妈妈,妈妈……什么时候都可以让你干,啊……这种肉穴充满着你的肉棒的感觉,好舒服,好爽啊,哦……)

  随着我幻想中的昭弘他的肉棒加快的插着我的肉穴,我的手指也愈来愈快的插弄我的阴道,右手更是搓捏着我的阴核不放,肉穴的淫水一直流了出来,同时,我已快到达高潮了。

  (啊,嗯……昭弘,我快泄出来了,再加快的插着我的肉穴吧,我们一起泄出来,啊……)

  这时幻想中的昭弘已忍不住从我的肉穴中拔出肉棒来,同时射出浓浓的精液在我的脸上,一想到这里,我的肉穴也喷出了阵阵的淫荡的汁液,我泄出来了。

  (嗯……昭弘,妈妈好爱你啊,真希望有一天你能像我想像的那样的奸淫我,操弄我,啊……)

  洗完澡后,我披上一浴巾就走出了浴室,一出浴室就看见浴室窗口外下的地板好像有一滩什么东西的样子,我走上前一看,发现是一滩乳白色的液体,(这…这是精液,昭弘又偷看我洗澡了,那么刚才我在自慰的样子……都被昭弘看到了。)

  我的脸上一阵红晕,这孩子竟然在『观赏』我自慰的样子,而且他边看着我手淫,自己搓揉着肉棒,然后射出精液,想到这里,刚泄出不久的肉穴又觉骚痒了。

  我按耐着充满欲火的心情,将昭弘遗留下的精液用抹布擦乾净后回到房内,用乳液抹满全身,再稍微化了一点妆,我挑了件黑色透明且是吊带袜型的内衣穿上,我照了照镜子,从镜子看来可以由我的黑色透明的内衣隐约的看到我丰乳的乳晕,且更加可从我的黑色透明的内裤,看到我那长满着茂密的肉穴形状。

  (啊……我再也不管我们是不是母子了,我要试探昭弘是否真的把我当做女人的爱着我,还是……只是他对我的一时迷恋而已。)

  接着我怀着又是充满情欲,又是紧张兴奋的心情来到昭弘的房间。(昭弘从未看到过我穿这种的透明内衣,不知他会有什么表情?)

  我战战竞竞的打开昭弘的房间,看到昭弘正坐在书桌前唸书:

  (好啊,刚才看了妈妈自慰的模样,且还很兴奋的射出精液来,竟然现在还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妈妈要试一试你。)。

  「昭弘,你还没睡啊,你还在用功吗?」

  「啊……妈妈……妳……妳怎么也……也还没睡……」

  昭弘是第一次看到我穿这种极有诱惑性的内衣,他的小脸立刻红了起来,并不时以不规矩的眼光打量着我的全身,当他可隐约的看到我的乳晕及淫穴的形状时,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妈妈妳现在好美啊!」

  「啊,谢谢你!昭弘。对了,昭弘,妈妈今天好累哦,你帮妈妈按摩一下好不好?」

  昭弘一听,马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好……好哇,妈妈那妳卧躺在床上,我来帮妳按……按摩。」

  「嗯,好,昭弘那就麻烦你帮我按摩。」

  他的手一触碰到我的身体,我的下体不由得火热了起来,昭弘刚开始还很规矩的在我的脖子附近按摩,但渐渐的昭弘的手逐渐往下移,按摩我的上半身的背部,有时还会不小心碰到我那尖挺的丰乳,他的手愈温柔,我的下体就愈不自觉得流出甘甜的淫液。

  「妈妈……后面按摩完了,要不要……要不要按摩妳前面啊?我最近学到一种胸部按摩法,对身体很有帮助哦,妈妈……妳要不要试一下?」

  「嗯,好啊,那妈妈坐在你前面,你从后面帮妈妈按摩吧!」

  于是我坐在昭弘前面,他逐渐地稍加用力的抚弄着我的乳房,并不时的搓捏着我的已尖硬的胸头,这样的按摩法简直就是爱抚了,我并没有说破,静静的享受着他的爱抚,他这么的搓揉着我的乳房及乳头,让我内裤里的肉穴流出的淫水已经泛滥成河了,内裤整个都湿了。

  「啊……嗯……昭弘你按摩的妈妈好舒服哦……啊……」

  「妈妈,我会让妳更舒服的。」

  昭弘听见我的呻吟,再也忍不住的将右手往我的大腿根附近抚摸,慢慢的昭弘更大胆了竟直接在我黑色透明的内裤表面用手摸抚我的肉穴。

  弘更加兴奋的隔着我的内裤搓揉着我的肉穴,我的乳房及肉穴被他的双手这样的搓弄着,我已经兴奋得不得了了,昭弘不时还用中指隔着一层的内裤插弄着我的肉穴,自然的我被他弄的更是骚水不停的涌出。

  「啊……昭弘,啊……」

  就在我快性高潮时,昭弘的手似欲要伸入我的内裤内,我立刻觉得不妥,马上挣脱他在我内裤里的右手,站了起来:

  「哦,儿子……谢谢你帮妈妈按摩得这么舒服,时间也不早了……妈妈要回房休息了。」

  昭弘则是一副失望的表情,「妈妈……妳不用客气了……」

  当我要踏出他的房门时,昭弘突然叫着我:「妈妈……」

  「哦,什么事?」

  「……没有,妈妈晚安。」

  「嗯,晚安,儿子。」

  我与昭弘互道晚安后,就走回自己的房间了,接着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由于我刚才已快到了高潮却中途停止,因此肉穴里实在是骚痕得很,我一直没有睡着。

  到半夜一点多时,忽然我的房门有被打开的声音,我转头一看竟然是昭弘进到了我的房间,由于我很好奇也疑问昭弘这么晚了到我的房间要做什么?因此我就装睡,看昭弘想要干什么。

  昭弘进了我的房间后,走进我的床边,并看我睡了没,我当然是装睡,他一看我睡觉了,竟翻起盖在我身上的棉被,然后一直盯着我的身体看。

  「妈妈,我好想好好的爱妳,好好的与妳亲热,为什么那时都到那紧要的关头了,妳却如此无情,不让我更进一步呢?」

  「当今天带公车上我的肉棒顶着妳裙子中间的时候,妳也兴奋了,不是吗?就因为我们是母子就不可以相爱性交吗?在浴室时,妳自己也在自慰着,并说着要我的肉棒插进妳内穴的话,我知道,你对我也是有爱的,也想跟我做爱,只是妳一直不敢愉越出伦理,不想发生母子相奸的乱伦,妈妳这何苦呢?不打紧,妈妈,总有一天我会让妳心甘情愿的大胆的接受我的爱,为我突破母子的那一道伦理的防线,让我能与妳一起做爱的。」

  昭弘说完这些话,我既是惊喜又是不安,心想(昭弘你对妈妈这份爱意,让我很感动,但是……我们是母子的事实是改变不了的,我跟你跟本……根本不会有结果的……)

  但就在我思考之际,我感觉到昭弘的手竟正在把我紧靠在一起的双腿慢慢的分开,而且将我的双腿分得很开,我立刻想到我今晚穿的是黑色透明的内裤,我的大腿这样的被分得这么开,我那神秘的肉穴不就隐约明显的昭弘瞧见了,想到这里,我的肉穴不由得又流出了一些淫水,而且刚刚平息还未到高潮的肉穴骚痒感竟又涌向下体。

  「哦,妈妈你的肉穴好美啊,虽然被内裤稍微的遮住,阴毛及肉穴的形状及颜色还是可以看得这么清楚,而且还是这么的漂亮,乳房的也是如此的丰满,我发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得到妈妈妳。」

  就在此时我听到了脱裤子的声音,我眯着眼睛看着昭弘,他竟把他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虽然房间没开灯,但仍可清楚的看到他的那根又大又长又粗的肉棒,这是我第二次这么近的地方,看到昭弘的肉棒了。

  看着他的肉棒,我肉穴里的淫水更是不听控制的源源流出,(昭弘他脱掉内裤想做什么,难道他想趁我熟睡时奸淫我吗?这……这可怎么办?我虽然一直很想让昭弘的大肉棒插进我的体内,但我跟他是母子,不行,这样不行,如果他真的要将肉棒插入我的肉穴的话,我一定要阻止他……)

  突然,我听到了昭弘的呻吟,我再眯着眼看他,发现他看着我的肉穴自己正搓揉着肉棒,原来他想看着我的身体来自慰。

  「哦……妈妈妳放心,我不会利用妳……睡着时强奸妳,啊……我一定……我一定会等到妳心甘情愿的为我抛开伦理观念,才会……啊……才会干妳……啊……妈妈我快要……我……要……我要射出来了……啊……」

  昭弘更是加快搓弄他的阴茎,不久从他的龟头里射出了一阵一阵的白色液体,接着我感到脸上及身体有温温的感觉,是昭弘的精液喷洒在我的脸上及身上,昭弘为怕惊醒我,所以小心翼翼的将喷在我脸上及身上的精液擦掉后,然后关上我的房门后离去。

  我这时起身坐在床上,心想我们母子的关系会发展到什么境界,连我都不感确定了,我此时对我与昭弘的母子未来的关系抱持着既期待又不安的心情及肉穴的骚痒愉悦感缓缓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