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妈妈的爱

时间:2019-11-25

 晚上,春野樱的妈妈抱着佐助与小樱来到了小屋后院。在小屋的后院里有一个冒着热气的温泉。
  春野樱的妈妈脱去身上的和服,洁白修长的胴体展露出来。
  她胸部不大,但很衫她的体型。腰细、腿长,属于后世模特的标准体型。
  “呼……”
  缓缓浸入温泉中后,她舒服的呼了口气,洁白的肌肤因为温泉而变的红润起来。
  接着她又将佐助与小樱脱光,抱着两个婴儿一起洗澡。
  洗澡的过程中,佐助尽一切努力尽量的吃豆腐,他整个人几乎要粘到樱妈妈的身上。小嘴几乎没离开过粉嫩的乳头!
  樱妈妈也只以为小佐助生性粘人,并没有在意。
  这就是婴儿状态的好处呀!佐助心中已经眼泪纵横,只有婴儿,才能尽量吃豆腐而不被责怪。
  只是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澡洗完了,樱妈妈便从温泉中爬了出来。然后她披了件浴袍,抱着两个精光光的婴儿回屋里。
  时值盛夏,天气炎热。
  樱妈妈抱着两个小家伙,躺在凉席上乘凉。
  她将浴袍敞开,然后将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的抱在怀里。
  佐助马上两眼发光,迅速爬了起来,爬到了樱妈妈的身上,张嘴含住她的乳头。
  “小家伙,又饿了啊?”
  她轻笑道。
  佐助的确很饿了,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之前吸了几口奶后,就因为发现了春野樱母亲的身份震惊了,然后发愣时被春野樱妈妈认为他吃饱了,就抱着两个小家伙洗澡去了。
  佐助吃的极为开心,他人虽小,胃口却大。
  左边的奶吃光后,他又在樱妈妈的小腹上爬过,将原本趴在这个位置的小樱挤开,然后抱起另一只乳房开始吸了起来。
  此时,被挤开的小樱似乎也饿了,她睁开了眼睛,努力的挪了几下。然后将头往前一凑,含住一奶头状的物体便吸了起来。
  “呜……”
  正在吸奶的佐助浑身一颤,嘴里更是差点被奶呛到因为他突然感觉自己跨下的小鸡巴被人含住,然后卖力的吸吮。那吸吮的力道不小,让佐助浑身一阵酥麻。
  佐助忙低头一看,发现那粉红头发的小女婴将头仰起,好死不死的正好对着他的小鸡鸡。
  婴儿状态的小佐助鸡鸡就指甲大,比奶头大不了多少。所以被小樱误认为是奶头,含上去就吸。
  吸了半天后,小樱吸不出东西来,似乎有点不高兴了。吸吮的力道更大了一些。
  “咯咯……”樱妈妈看到这状况时,发出了清脆的笑声,但她竟然没有将小樱抱开,反而很有意思的打量着自己的女儿与佐助。
  “呜呜……”
  佐助咽呜了两声,小屁股向后凑去,试图将小弟弟从小樱的嘴里抽出。他之前喝了不少奶,再被小樱这样吸下去后,一股尿意涌了上来。
  小樱似乎感觉到嘴里的“奶头”要掉了,她不由将头凑的更上,吸吮的也更有用力起来。特别是吸了半天后都没有吸出点东西来,她更急了。
  这场拉剧战最终以佐助的失败而告终。
  “呜……”
  佐助呻吟一声,一股液体被小樱强行从小鸡鸡中吸了出来。不是精液,是尿液……
  跨下的小樱终于感觉吸出东西来了,毫不犹豫的张口吞咽起这股液体来……
  这时,樱妈妈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她连忙将小樱抱起,然后纤纤玉指捏住了佐助的小鸡鸡,制止佐助尿尿……
  “哇……”
  当小鸡鸡被从小樱嘴里抽走后,小樱顿时大哭了起来。小脑袋更是一拱一拱的……
  而佐助因为小鸡鸡被捏住的原因,尿也尿不出来,整张小脸也憋红了。
  “小坏蛋。”
  樱妈妈伸手轻轻拍了拍佐助的小屁股,抱着小佐助去卫生间解决尿尿。
  尿完后,佐助舒服的松了口气。
  “咯咯。”
  樱妈妈伸出手指,邪恶的弹了弹佐助的小鸡鸡:“好小,真可爱。”
  好小……好小……好小……
  几个字在佐助的脑海中回荡。可恶啊,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比这更严重的打击了。
  可恶,我会报仇的。佐助暗暗的握拳。
  将佐助放到小床上,樱妈妈又回来抱起小樱,送去清洗口腔去了。
  忙了大半天后,樱妈妈这次不敢再让佐助光着身子了。给两个小家伙穿上小衣服,然后她自己套上浴袍,抱着两个小家伙去后院乘凉……
  “汪……汪……”
  这时,小屋的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然后是敲门声传来。
  “有人在家吗?”
  宇智波鼬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鼬,你弟弟就在里面。”
  一个少女的声音。
  樱妈妈抱着佐助与小樱,快步走到门口,拉开了大门。
  门口,宇智波鼬一脸紧张的模样。在他的身边是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女。少女扎着马尾,脸上有两道犬冢家象征的朱砂印记。少女的身边有着三只毛耸耸的小狗。犬吠声就是这三只小狗发出来的。
  佐助望了眼少女后,猜测这应该是以后的十二小强之一犬冢牙的姐姐,犬冢花。
  看样子在找不到自己的弟弟后,宇智波鼬请来了帮手。在木叶中,要找一个人的放,找犬冢家帮忙是再好不过的了。拥有着忍犬,只要是一定范围内,都可以找的到。
  少女望向宇智波鼬的眼神,极为温柔。看样子宇智波家的少年总是很受女孩子的喜欢啊。
  宇智波鼬看到樱妈妈怀中的佐助后,眼中顿时一喜。
  “您好,夫人。”
  鼬克制住自己的喜悦,很有礼貌的行了一礼。
  “你好。”
  樱妈妈好奇的望着眼前的少年,再看到他衣服上的团扇图案后,便明白是宇智波家的少年:“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是关于我弟弟的事。”
  宇智波鼬望向樱妈妈怀中的佐助。
  “这是,你弟弟?”
  樱妈妈将佐助抱向宇智波鼬。
  “是的。谢谢您对我弟弟的照顾。”
  宇智波鼬感激道。
  樱妈妈有些不舍的将小佐助还给了鼬,说实在,她很想要养个男孩啊……
  “有空,可以常带他来玩吗?”
  樱妈妈忍不住问道。
  “应该……”
  宇智波鼬苦笑一声……大家族的孩子从小就会经受训练,恐怕出来玩的时间不会很多。
  “唔唔!”
  怀中的佐助兴奋的用力的点头,同时不断的将手伸向樱妈妈。
  樱妈妈笑着凑过身来。
  佐助探头在美人脸上狠狠香了一口。
  “我知道了,我会经常带佐助来玩的。”
  宇智波鼬在看到弟弟的反应后,马上一口承诺了下来。只要弟弟喜欢,就算再大的困难,他也要制造出机会来。
  “好样的!”
  佐助在心中用力的握拳,只要能常来,春野家的这对母女一定跑不了。特别是小樱,小萝莉还是要从小开始养成的好,免得以后象原着中养成双重人格……
  告别了春野家母女后,宇智波鼬开心的抱着弟弟缓缓往家中走去。
  犬冢家的少女默默的陪伴在他的身边,两个人散步在木叶的街道上。
  刚经历了九尾大战后,街道上显的有些冷清。
  “谢谢。”
  宇智波鼬对着少女露出了微笑。
  “不……不客气。”
  少女羞红了脸。
  在到达宇智波家的驻地后,少女绞着手指,对宇智波鼬道:“鼬,到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宇智波鼬用力的点头。“妈妈,我将佐助找回来了。”
  宇智波鼬抱着弟弟回家后,对着宇智波美琴笑道。
  “呵呵,找回来了啊。”
  宇智波美琴脸上丝毫没有为丢失了儿子而担心的样子:“在哪里找到的?”
  “村里一位夫人的家里。”
  宇智波鼬回道。
  “那位夫人一定是个美人吧。”
  宇智波美琴嘿嘿笑道,嘴角上扬,对着佐助一阵冷笑。
  “嗯,的确。”
  不知详怀的宇智波鼬点了点头:“佐助好象也很喜欢那位夫人呢。”
  “哦……这样啊。”
  宇智波美琴从鼬的手中接过小佐助,小手暗暗探到佐助屁股上,狠狠一掐。
  “……”
  佐助顿时内牛满面,双眼水汪汪的望向母亲大人。
  “回来就好。”
  最终,宇智波美琴微笑了一下,对鼬道:“你也找了弟弟半天了,先去洗个澡,我们准备吃饭吧。你父亲要帮助处理村子里的一些事情,九尾事件过后,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
  “我知道了。”
  宇智波鼬点了点头,道。
  等宇智波鼬去洗澡后,美琴双手掐住佐助的脸蛋:“你是不是舍不得回来?”
  “呜……绝对木有!我准备等小樱她们睡着后,再跑回家的。”
  佐助一口否定,绝对不会回答自己是因为樱妈妈的美色而流连忘返。
  “唷,小樱呢?连名字都知道了啊。”
  宇智波美琴嘿嘿一笑。
  “不,妈妈,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啊,不要掐我鸡鸡,呜……我错了啦。不能再掐了啊……我警告你哦,再掐下去,掐坏了,最后痛苦的是你自己哦……”
  佐助继续泪流满面中……关于名字,只是因为他知道原着的原因啊,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啊。此时另一边:木叶根的总部。
  团藏咬着牙坐在病床上直抽气该死的,他被关在月渎空间里,被那个神秘男人用小刀捅了六十天的时间!
  那种痛楚,让团藏数次恨不得自己能死掉!
  “写轮眼,该死的写轮眼!宇智波家族!该死,该死!”
  团藏咬牙道。
  “团藏大人,关于新的九尾人柱力与漩涡玖辛奈。”
  一个根部的成员跪在团藏的身边出声道。
  “怎么?没能得手吗?”
  团藏咬牙道,从那个神秘的宇智波家族男人出现在火影大楼时,他就知道自己的行动应该失败了。
  “是的,我们的精英全都被抹杀掉了。”
  根部成员道:“另外,火影大人派了暗部成员守护在漩涡玖辛奈的居住附近,我们的人现在无法再次行动。”
  “可恶的猿飞!”
  团藏恨恨道。看样子针对漩涡玖辛奈以及新生的九尾人柱力的行动要暂时放一放了。
  “另外,火影大人拒绝了我们收养四代之子的要求。火影大人说,孩子必须由漩涡玖辛奈收养,不准我们有任何小动作。”
  “可恶!”
  团藏握紧了拳头,果然三代火影还是答应了那个神秘宇智波家族男人的要求吗?
  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想起那个男人的话来。
  “是团藏他们的关系吧……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团藏消失在人世间。”
  狂妄无比的口气,在他的话里,自己就象是只随手可以捏死的虫子一样。
  “想让漩涡玖辛奈收养新的人柱力吗?可恶,我不会让你们就这委如意的!”
  团藏想了良久,对属下道:“你们,去村子里散播消息。就说那个孩子,叫鸣人是吧?就说这个叫鸣人的孩子,就是九尾妖狐!”
  “是,团藏大人。”
  根部的成员应了一声,迅速的消失在原地。
  接着……
  第二天,关于鸣人就是九尾妖狐的事情在木叶村子里传播了开来。
  三代火影反映过来时,已经迟了一步。他迅速的下了封口令,禁止木叶中所有人谈论这件事情……
  只是就算下了禁口令,但是消息,知道的人,终究还是知道了。岁月如梭,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了……
  六年了……佐助也面临着前往忍者学校学习的事情了。
  最重要的是,离宇智波家族灭族时间,还有一年。
  木叶,这几年来元气也恢复了。
  要不要去砍掉团藏呢?第十八章
  木叶村后的山林中,这一片山林都是宇智波家族的领地。
  “嗖……”
  一枚特殊的三角苦无飞射而出,紧接着一道黑色色的身影凭空出现在苦无的正上方。他的手轻轻抓住半空中的苦无。
  这个术正是传说中的屠杀第一忍术飞雷神之术!四代火影波风水门的专属空间忍术……
  飞雷神之术是空间忍术与封印术的结合体。以三角苦无做为坐标,使人在进行空间穿梭时,不至于迷失在时空缝隙之中。
  “还好有玖辛奈姐姐的帮忙,否则的话这飞雷神之术就算有忍术卷轴也练不了啊。”
  佐助握着这三角苦无,在手中玩耍着。四代火影精通空间忍术和封印术,飞雷神之术与尸鬼尽封是他的代表忍术。
  而他的封印术基础知识全都来自于他的妻子有名的封印术大家漩涡玖辛奈。身为漩涡一族训练出来的九尾人柱力,玖辛奈精通各种封印之术。她的查克拉也带有封印的效果。
  佐助在练飞雷神术的同时,一直由玖辛奈传授封印术,经过了长达六年的时间,才真正掌握了这传说中的屠杀忍术飞雷神之术。
  在这点上,佐助不得不佩服四代火影的天份。他光是学习这个术,就用了整整六年的时间。而四代火影开发这个忍术所用的时间,也差不多只有这样。
  六年来,佐助除了在练习飞雷神之术外,还在一直锻炼自己的身体。幼小的身体自然还不能象以后的小李一样戴上那么重的重物。不过戴一些轻一些的还是办的到的。
  而且体术方面,佐助并不用象小李那样刻苦他是雷火双属性的体质,只要用雷属性来刺激身体,速度与力量方面都能得到很大的强化。
  “呼,飞雷神术果然强大。对查克拉的消耗极少,难怪四代火影能在一瞬间施展数百次飞雷神之术。”
  佐助感受了下自己的查克拉,竟然只消耗了一小部分。
  “接着是,千鸟……”
  佐助的右手开始凝聚雷光,雷属性的质变他在两年前完成了。但是千鸟这个忍术却一直没有捉摸出来。
  也对,卡卡西凭着这个忍术纵横忍界,也没见到哪个雷属性的忍者跟卡卡西一样在使用千鸟。
  这个忍术,一定有着它特殊的窍门。看样子千鸟看样子要等卡卡西的教导……
  好在,另一个与千鸟同等级的术,它的教学过程很详细。
  放弃了千鸟的摸索,佐助的左手平伸,一个螺旋查克拉小球出现在他的手掌心。[有人说过螺旋丸一定要风属性的人才能修练。这是错误的思维。毕竟自来也在教导鸣人这忍术时,可没有测试鸣人的属性。只有接下来的螺旋丸进化体,风遁螺旋手里剑,才是风属性的风遁。“好在原着中对于螺旋丸的修练方式有很详细的介绍。”
  佐助嘿嘿一笑。自来也在教导鸣人螺旋丸时,可是一步一步教导的。只要有耐心、肯吃苦,掌握这个术其实并不难。
  飞雷神之术、封印术、体术然后是螺旋丸,最后是宇智波家的火遁忍术……
  高强度的训练、查克拉消耗一空后就强行提起精神锻炼体术务必要做到在战斗时,就算查克拉消耗一空时还要有强大的战斗能力!
  原着中的卡卡西可是前车之鉴!绝对不能象那个卡卡西一样,查克拉一用完就软了!
  佐助的目标是,即使查克拉用完,光凭着体术,他也能在敌人中杀出条血路来。
  其实关于查克拉方面佐助并不是很担心……他的体内,还封印着半只九尾!
  托九尾的福现在佐助的查克拉并不比原着中的鸣人少。而且,只要借用九尾的查克拉时,他的查克拉基本上是无限的……只要身体能承受的住!
  不过,不到必要时刻,他绝对不会动用九尾这张王牌。一来,这要做为他最终的王牌存在,二来,四代火影悄悄将这一部分九尾查克拉给他,是个秘密,如无必要,还是不要轻易显示出来为好。
  一系列的高强度训练结束后,佐助一屁股坐到大树下,靠在大树下休息。此时的他几乎连根手指都动不了。
  “时间上差不多了,飞雷神术也掌握了。明天就是忍者学院开学的时候了,剧情也差不多要开始了。不过在此之前,有一些东西是时候解决了。”
  佐助闭着眼睛回想着。
  团藏,这六年来,佐助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他的关注。
  在团藏的催化下,木叶与宇智波家族已经产生了矛盾。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木叶很快就会下达宇智波家族灭族计划了。
  “无论怎么说,今晚先将团藏干掉吧……”
  佐助暗道,宇智波家族,将是佐助以后不可缺少的助力。只要有宇智波家族在,佐助就是木叶两个最强大家族之一的少爷。未来的宇智波家掌权人。
  要是让他以后组织出一队的万花筒小队来,整个火影世界,没有人能挡在他的面前。
  不知休息了多长时间。
  “佐助……”
  宇智波鼬的身影从远方走了过来。
  佐助微微抬头望了眼宇智波鼬身上暗部的衣服,果然宇智波鼬依旧加入暗部了啊……
  “又在训练吗?”
  宇智波鼬来到佐助面前,微笑道。
  “嗯!”
  佐助抬起头来,双眼眯成月牙。
  “明天……你就要去忍者学校报名了。”
  宇智波鼬蹲下,将累到连根手指都动不了的佐助背起。
  “最啊,终于要上忍者学校了。”
  佐助的双眸眯成了一条线……很期待呢。
  这六年来,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锻炼上。木叶的美女们,他几乎都没有接触。再说,当时的小mm们都还太小,还没发育好。现在,六年过去了,终于发育一些了,值得期待啊。
  宇智波鼬的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佐助似乎很喜欢去学校啊。
  “我们回来了。”
  宇智波鼬背着佐助回到家后,便看到父亲宇智波富岳坐在客厅中。
  宇智波鼬脸上的笑脸迅速敛去,变成了一张毫无表情的死人脸。
  “回来啦……”
  母亲美琴笑着从厨房中出来,然后伸手接过了宇智波鼬背上的佐助。
  “美琴,你先带佐助去洗个澡吧,我有点话要跟鼬说下。”
  宇智波富岳出声道。
  “好的。”
  美琴抱起佐助,小鼻在佐助身上嗅了嗅,只嗅到一身汗味,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样子今天佐助只是在认真训练……
  美琴抱着佐助前往浴室后,佐助望了眼客厅中的父亲和哥哥。
  看样子应该他们之间要谈的是关于木叶之间的情报问题啊。这么说的话,宇智波家族的确是近期里准备着叛变计划,以及夺取村中政权的计划吧……
  宇智波美琴抱着佐助来到浴室,将他放到浴室中的小凳子上。
  “佐助,训练辛苦了。”
  宇智波美琴俯靠在佐助的背上,她胸前那对巨大的乳房压在佐助的背上,带给佐助无比美妙的触感。
  “嗯。”
  佐助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最近宇智波美琴调戏幼男的手法越来越高超。
  美琴的双手探到佐助的短裤上,灵巧的将短裤解开,然后拉开里面的小内裤,嫩白的右手插入到小内裤里。冰凉的小手握住了佐助的肉棒。
  她的拇指和食指拉住肉棒的包皮,轻轻往上掀了掀。
  “唔……”
  佐助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接着,美琴的食指插入到佐助肉棒包皮之内,纤指绕着龟头搅圈圈。
  佐助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脸上更加红润起来。但他没有主动的反攻。这是母子间约定的游戏,在佐助的欲火没有彻底被调动起来时,在欲望没有累积到极至时,他只有忍耐着母亲的挑逗……
  “舒服吗?”
  美琴咬着佐助的耳朵,她盘膝坐好。然后将佐助幼小的身体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
  她的右手开始在儿子的内裤里上下套动。温柔的搓揉着佐助的阴茎。
  同时她的另一只手从佐助小肉裤后面探入,长长的食指沿着儿子的臀缝在肛门口附近蹭动。或用指尖轻轻的刮着儿子的肛括肌。又或是将纤手再向前探去,爱抚着儿子的睾丸……
  在尽情挑逗着佐助的欲望同时,宇智波美琴自己的呼吸也开始变的急促起来。
  她的胸前那对肥硕乳房紧紧的贴在佐助的背上,涨硬的乳头隔着衣服在佐助的背部上上下下的蹭着。
  她的双眸半开半合,水淋淋的,就象蒙上了一层水雾,格外的迷离与诱惑。
  不知不觉中,美琴握着儿子肉棒的小手套动的越来越快起来。另一只手的手指顶在儿子的肛门口,用力的项入到了儿子的屁眼里。
  “哦……”
  佐助呻吟一声,他的双手按到了美琴的丝袜大腿上,开始抚摸起来。
  在杀人之前,他还需要先将漂亮妈妈蹂躏一翻才行……